Memo_反思人口预测方法

1998年,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期刊发表了一整期关于人口预测方法的反思。虽已时隔二十年,但是中国地方政府使用的人口预测方法,实际并未脱离二十年前的手段。我做人口预测亦有深刻体会。因此,这篇文章及其系列仍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作者Dennis A. Ahlburg系三一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该校第18届校长;Wolfgang Lutz系奥地利人口学家,曾创办合作于维也纳大学商学院、奥地利科学院与IIASA的维特根斯坦人口研究中心。

Ahlburg D A, Lutz W. Introduction: The need to rethink approaches to population forecasts[J].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1998, 24: 1-14.

Ahlburg首先试图区分名称——“预测(projection)”与“预报(forecast)”。由于中文里都翻译为预测,下文使用英文。
projection的定义上是除非计算错误,其结果是绝对正确的;而客户一般需要的是“预报”。forecast在Donald Pittenger (1980)的定义中是,选择一种可能的projection结果。因此,人口学家projection,客户则使用projection作为forecast,但人口学家对客户如何使用他们的“projection”或他们如何解释“projection”不闻不问。Ahlburg等认为很多人口学家对projections与forecasts的区分是无意义的,因为人口学家确实只提供许多可能估算中的一种或有限的结果。
(1)人口学家怎么挑选这一最可能的结果呢?人口学家声明其提供的最可能发生的结果,这一点也是近50年前由Harold Dorn提出的:(但)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口统计学家会把最有可能的结果作为首选的中方案预测(Dorn 1950)。(2)类似地,虽然人口学家说,高方案和低方案的人口预测数量不是置信区间,但客户通常认为它们是置信区间,为什么他们不应该呢?(3)同时,为什么人口学家要报告一个高方案和低方案的数量,即便他们认为这些数字的可能性不大?
正是基于上述原因,Ahlburg等使用forecast,而不是projection,因为后者隐含了预测的意味。

一、客户的人口预报[待整理]

二、预报的精度

三、组合预报

四、专家观点和预报精度

五、维度或适当的分解水平

六、人口预报、限制与反馈

七、不确定性的处理

八、本卷内容
第一章,Nico Keilman分析联合国世界人口预测的精度。
第二章与第三章 Wolfgang Lutz, Anne Goujon, and Gabriele Doblhammer-Reiter, and by Zeng Yi, James Vaupel, and Wang Zhenglian 等人处理人口预测日益增长的维度。
第四章与第五章 Warren Sanderson and by Joel Cohen 讨论了如何连接人口预测模型与其他模型。第四章Sanderson倾向于这将带来人口预测新的增长点,第五章Cohen则保守一些。
第六章与第七章,Wolfgang Lutz, Warren Sanderson, and Sergei Scherbov, and by Ronald Lee,讨论了概率人口预测的发展,这一领域是目前最热门的(1998年的热门)。第六章Lutz, Sanderson, and Scherbov探讨了结合专家意见和统计方法的有用性,该方法利用了一个相互作用的专家组来获取不确定性信息。第七章Lee主张从概率人口更新(probabilistic population renewal)模型中提出人口预测,从过去的预测错误中得出未来不确定性的信息。
第八章,我们总结了人口预测未来发展的热点与趋势。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