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肇庆旅记

十七日、十八日,在肇庆端州的游记。

周五晚在广州的喜来潮牛肉火锅吃饭,花费一百蚊。睡前在便利店买了一瓶墨西哥啤酒Sol(苏尔)。次日中午吃大雄寿司。要蟹子土豆沙律、鳗鱼炒饭与牛丼饭,花费一百蚊。车前要了一份廿二蚊绝味鸭脖。坐车至肇庆东。

(一)胜记菜馆与蚝宅

因往肇庆是临时起意,未规划行程,肇庆东站事实上离市区较远,转城轨步行几十米至鼎湖东站,约三点半至肇庆站,打车到山水酒店已是四点了。考虑这次只去七星岩,不去鼎湖山,如去鼎湖山,可在鼎湖东站坐到鼎湖山站。
傍晚在佐敦道,点了廿二蚊杨枝甘露大杯,这家奶茶店开于2008年,是肇庆分布较广的奶茶店。尔后在胜记菜馆吃饭。这家店占据了半条街道,开于1992年,适合五六人食,服务员招待不周,但饮食很道地、上菜速度快。人均七十元左右,我花费了一百四十蚊,要了几样招牌菜,有裹蒸菜(粽)、招牌太爷鸡、清蒸鲈鱼。太爷鸡取法广州,口感偏甜咸;清蒸鲈鱼味道惊艳,没有江河鱼的土腥味,肉质饱满成条块状,如石斑鱼。

后在星湖广场,见很多人围在那里,是恰好遇朗朗演奏,我因而在湖边远远听了两首钢琴曲。曲结束后,又第一次见了无人机的表演。表演结束,我经五经里,途阅江路,沿西江步行至崇禧塔,此时其实是很晚的十一点了。五经里名称的来源是明清这里出了数位举人进士,按肇庆古称端州,闻名天下的端砚出产于此,或可理解。另,江岸边疑有疍民,我对渔民与疍民的理解,在于民国年间的中大社会系曾做广州疍民调查,疍民多指在渔船过夜,江岸边我所见的渔船亮着灯光,里面传出声音,疑不会再移动了,因称疍民。
步行约把钟头,至蚝宅,花费一百蚊。按五十八蚊中蚝一打,十五蚊猪肝枸杞汤一碗,另点烧烤有茄子、豆角、牛肉若干、蓝带啤酒一瓶。蓝带按美国Pabst公司监制、肇庆本土生产。食过宵夜已是近一点了。打车返回。

(二)七星岩

次日早八点多,在酒店吃过早饭后,又有困意,回去睡到了中午。午饭在渔乡米坊,这家店开于1999年,是广州小吃店。要招牌鱼蓉粥一碗,味清香甜甘。另点芝麻糊加汤丸。计卅蚊。价格偏贵。按广佛小吃,我目前仍最钟意赵记。
步行至七星岩景区,门票七十五蚊。在景区内步行,约三点左右上天柱山,四十分钟左右登高且下山。天柱山是七星岩中最高的一座,可登高望远,鸟瞰肇庆市区。山脚有石室洞,包拯曾于端州知州,于庆历二年(1042年)在此题字,说是题字,其实是到此一游古代版。另按唐李邕《端州石室记》、明俞大猷、今陈毅等均曾到此。石室洞并联千年诗廊,洞内与外侧山体,铭刻诗文不知凡几。其实洞内狭窄逼仄,未必如云南大理天龙洞,但因文人墨笔,七星岩享誉更多。当然,石室洞作喀斯特地貌的溶洞,有其自身的特色。
后乘船至东北岛屿,按四点四十分,游客售票处本不愿卖我了,好幸坐了最末班的船。船上没有其他游客,可自娱是包船出行了。到岛上,有火烈鸟、丹顶鹤观赏。又乘船至景区最东侧,上岸步行经出米洞,终至卧佛含丹处。


我在卧佛含丹处小坐了二十分钟。卧佛含丹的由来在于,因处北回归线,在春分、秋分时节,夕阳将在七星岩组成的群山睡佛口中缓缓落下。我以为景区山水视野最宜人处在此,虽天柱山顶的摘星亭视野更宽阔,但临水处更温柔。此时虽是十月,未见含丹景,但天朗气清,霞光并山水盈盈,仍是具有治愈性的、令人心折的。不同于博物馆中,文物背后的历史厚重所给予个体生命延长的感动,自然风光是此时此刻的耳闻之、目遇之的造物者之无尽藏,更进一步,黄庭坚说:”天下清景,不择贤愚而与之,然吾特疑端为我辈设。”在记忆深处,自然成就了人永恒的审美,山水大地哺育了人精神世界的丰盈、热烈与深刻。
后从景区出来,回酒店取寄存行李。仍按原路返回。回学校是十点了。另,临回校前,在东门的正大炸鸡要了一份鸭肠,一时嘴瓢讲成了“来一份肠串。不……不,来一份鸭串。”“啊?”“来一份鸭肠。”想了想,又说道:“再来一份鸡排。”付了款,小哥愣了一下,“你要的是芝士鸡排么?”“对的,对的。”“那你要说哦。要多等一会。”宠溺的一笑。今日社死。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