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郴州

五日至七日,在湖南省郴州市、资兴市与衡阳市的旅记。

(一)

五日下午,我坐高铁至郴州。将东西放在中泰酒店后,便坐了公交到生源时代广场,在这里吃了“领头者”重庆火锅,我向来少有恶评,但这家店的食材并不新鲜,算是我吃过最难吃的几家火锅之一了。后步行至兴隆步行街,又逛了一会步步高广场,便打车回去了。这里人流量很多,非常热闹。常言”一场秋雨一场寒。”湖南的气温这几日骤降,比起贵广要冷多了。
睡前看了会《他们在岛屿写作:刘以鬯》的纪录片,刘以鬯写的《酒徒》是港台首批意识流小说之一。纪录片讲他白天卖字娱人,按两千字六蚊,大概能吃十碗混沌;晚上写文娱己。他自述,一方面看是辛苦的,另一方面或也是安稳的,还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我想那些在人生低谷仍热爱文字的人,如刘以鬯,在这个时代是令人敬佩的。

(二)高椅岭

六日早,在楼下的常家鱼粉吃了一碗栖凤渡鱼粉,仅六元,汤色鲜红、口感微辣。这两年的经验告诉我,其实街边的小吃,往往要比商场里的吃起来更舒服。后搭顺风车,路过湘南学院,到了资兴市的东江景区水韵酒店下榻。照例先将背包放在酒店,便约了车去郴州的网红景点”高椅岭”。在等车的间隙,我在一旁的烧烤摊吃了条三十元的烤三文鱼,味道亦佳。
大约下午三点多,我从高椅岭村入,约五点多,从小禾塘村出。高椅岭实际尚未开发好,很难想象抖音的人最初如何发现这里。按资兴市的规划,不远处的飞龙山实际是更早规划的景区。因飞雨,景区的入口被公安把着,已被封住;但又因国庆假期的游客太多,村民自己开辟了小路,将人带去,按一人二十元,大有利可图,如估算我来的这一天,少应有千人游客,计二、三万元了。沿泥泞的土路走了约半个钟,穿过树林,前后都是游客,事实上公安把住的入口无从拦起,反而催生了村民暗中接揽游客。
应当说,高椅岭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其特征是山体光滑陡峭,有时又有黑色暗纹攀附其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丹霞地貌,我想广东韶关的丹霞山,应是近似的,郴州与韶关确实也仅隔一站高铁。或许高椅岭更着重于岭,在高点望去,是层层叠叠的草帽子扣在山墩上,活像捉妖记里的胡巴。
从景区回去后,晚上在东江烧烤城,要了一份二百元左右的三文鱼套餐,从生鱼片到鱼骨汤,及小炒肉,吃起来十分尽兴。

(三)东江

翌日,虽订了五点多起床的闹铃,但迷糊仍是近八点才出门。步行一刻钟左右,进了东江景区。从东江景区的入口,到实际观景的小东江,要乘坐一段大巴。最佳的观景点似乎是二号台,但我见车上没人动,到了三号台仍没有人有下车的意思,就起了身,叫师傅下车,我刚下了车,又见车里的人跟着下了。心中疑惑,如果我不下车,他们是不是要坐到四号观景台再下?
在三号台的入口,有卖早饭的两个摊子。我要了一杯豆腐脑、一份小笼包,摊主往豆腐脑上撒了白糖,似乎是湘南的吃法。在观景台驻足了一会,可能是八点多稍晚了,雾霾小东江应是六点多或七点多才能看到。小东江固然清冷,近看水色澄澈,远看水色墨绿,但确实难比玉龙山下的白水河惊艳。后步行至四号台,这里有一人表演撒网,很多人围在那里举着手机。我不能免俗,也跟着拍了两张。其实难免会想的是,我们看表演的人时,表演的人也在看我们。从四号台坐大巴,经东江大坝,非常壮观,大坝两侧的水位差异悬殊,巨大的坝体有着朴素的工业美感。但大坝是不准停留的。过了大坝,是平坦开阔的东江湖,对比之后,可以理解为什么前面叫小东江,盖因水库这里完全是大东江了。
又徒步登了东江湖右侧的龙景峡谷。从左侧入口入,右侧瀑布口出,左侧完全是登山了,台阶更陡,看不到什么景色;右侧下山时的瀑布确实秀美一些,尤其是三叠瀑,瀑布高度虽未见多高,但因水流夹在石缝中,瀑声隆隆。龙景峡谷的叫法,应该是人们想象着从上而下的水流,正是龙的躯干,山头那里有龙须沟,虽未见水,或是掩盖在树林内的细流;山中间是龙吟瀑,往下是龙心石、三叠瀑等。清乾隆十六年间,兴宁知县凌魚(广东番禺人氏)也曾来此游览丛山峻岭,并写下诗句:

深林穿仄径,幽涧走银涛。雨意收巫萝,禽声带楚骚。
群峰争抱面,一水仅容刀。野叟遥相认,停锄慰客劳。

我以为”禽声带楚骚、一水仅容刀”,是对龙景峡谷瀑布群,以及龙景峡谷地貌的有效比拟。从景区出来后,继而去了东江奇石博物馆,郴州在广东的名气多在于东江与高椅岭,但其实从高铁出来的第一眼,郴州的宣传语是”中国矿晶之都”,这个矿都体现在哪里呢?我以为在这个博物馆或许是可以感到的,但遗憾地是,馆内旅客稀少,我未见有其他旅客参观。
从博物馆回到宾馆,收拾好了东西,仍搭顺风车去郴州西站,在西站等车时买了舜华临武鸭的鸭肠和鸭脖,鸭脖比绝味或周黑鸭的要小。临武鸭是郴州特产,口感确实不同。

(四)衡阳

因十一的票太少,只好从衡阳返回,到衡阳实是被迫的路径。但衡阳其实是很有趣的城市,又叫雁城。我是后知后觉知道,”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讲的是衡阳;且南岳衡山亦在此。如果时间充裕些,或可多留两日。到达是下午三点多了,在湘江宾馆放好背包,就坐了公交到解放路。因不熟悉街道,也是舟车困乏,我沿解放路一线未见想吃的食肆,就在摩登百货四楼吃了赖胖子肉蟹煲。吃后闲逛,才发现百货后身的市府路就有很多小吃。又在这里的李记烧烤要了三十元半打的大生蚝,辣椒较广东不同,撒了很多,但吃起来十分过瘾。
后步行至雁回峰公园北门。按介绍,王船山出生于雁回峰下,高中课本是讲过他的,同顾炎武、黄宗羲并称明清之际的三大思想家。”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盖是指此,因王船山等名人,被称为南岳第一峰。客观说,雁回峰在现代都市建筑里是很矮的,爬上去不到几分钟,也看不到什么夜景。从公园的北门进,顺路而下就是南门了。
我在南门口的街头借了一辆助力车,骑到了南华大学,在校门口看了看,感受了湘南最高学府。又叫了车,按平台的推荐,到桑园街与明翰路的交口,准备吃点夜宵。本想吃生汆记,但见街口的泉水鱼骨王(渣江米粉)招牌更亮眼、人更多,就进了这家店,味道确实很好。要了份十五元的黄沙古粉,汤粉的颜色似于豚骨拉面,但更深些,米粉配了三条小鱼,鱼是先炸过的。另也点了筒子骨粉,是专吸大骨棒的骨髓,价亦十五。吃过后,便叫了车回去。另在衡阳街头的观察是,广东的水果连锁店是百果园,这里是绿叶水果,这种观察的乐趣在于,不同城市商圈内的品牌与街头的地方连锁店名,实际上可以侧面窥探它同资本市场的关联深度。
翌日起早,便坐了六小时左右的硬座回到了广州。下午在北京路吃了冰室,又看了《中国女排》。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