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_职业地位、工作环境与健康不平等

Qi Y, Liang T, Ye H. Occupational status, working conditions, and health: evidence from the 2012 China Labor Force Dynamics Survey[J]. The Journal of Chinese Sociology, 2020, 7(1): 1-23.
摘要:这篇文章利用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2年数据,分析了目前工作人群的职业地位与健康不平等的关系。研究表明,个体健康如自评健康、工伤、自评职业病,受职业地位影响显著。较低的职业地位同较低的自评健康相关,并且同意外工伤的增长相关,而职业地位较高的人群有着更多的自评职业病。研究进一步显示,工作环境是职业地位与个体健康的主要中介。基于KHB分解法(Karlson–Holm–Breen decomposition),在工作环境中的不平等,包含如超时工作、环境与职业的危险、工作中的需求与控制、以及可观的奖励,贡献了职业地位对个体健康的近半影响效应。

一、文献回顾

(一)职业分层与健康不平等

事实上,健康正是韦伯所言“生活机遇”中重要体现,健康不平等反映了社会结构如何通过不平等的资源分配,限制不同的社会群体的生存境遇,并由此对个体健康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这个角度,职业毫无疑问是现代社会中阶级区分的基石,一方面,职业也作为桥梁连接了教育与收入,并且成为了不同社会群体间生活机会、物质资源分配的主要渠道;另一方面,职业也是社会特权与政治权力的主要来源,个体的职业决定了其社会地位与声望。大量研究已经显示了职业地位与健康之间存在相关,更高职业地位的往往有着更好的健康与更低的死亡率,并且这种情况是持续的,甚至是随时间增加而增长的。工作及由工作带来的工作环境,可能是健康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

1、工作强度、工作环境

沿着这一路径,早期研究关注工作的强度和物理环境。由于长时间工作与超时工作的工作量成为了这一议题中常被讨论的。很多研究检视了医疗人员、蓝领工人,及一些有着加班文化的国家(如日本),发现工作时长与睡眠剥夺,同急性心脏病与过劳死有强相关。工作环境,有害气体显著增加呼吸病与癌症风险。

2、社会心理学机制(略)

(1)工作的需求-管理模型(“job demand-control” model)
(2)工作的努力-回报模型(“effort-reward imbalance” model),来自于社会交换理论

(二)世界工厂中的职业健康的挑战

大背景是全球化的产业转移与中国作为后发国家的经济发展,内外两股合力,影响了目前中国社会中的职业与健康的关系。
目前中国的职业与健康之间的研究,主要是流行病学视角,聚焦于某些特定职业的特定职业病,缺乏全景意识。社会学视角则主要集中于教育、收入和职业对自评健康的影响,但尚未有人试图厘清职业对健康的影响机制。

(三)研究假设(略)

二、数据与方法

(一)变量与测量

因变量是自评健康、工伤、职业病。自变量如ISEI、工作单位(国有、私企)、超时工作、工作环境暴露率、五险一金、可预期工作回报。控制变量如年龄、性别、户口、教育、收入、吸烟、饮酒。其中工作需求(Job demand)与工作控制(Job control)是PCA提取的:
工作需求(Job demand),问卷中询问受访在工作中是否有一系列需要体力和认知的工作量,变量被分为四个层次,从不、很少、有时、经常,并赋值1到4。然后使用主成分分析(PCA),利用最大方差旋转,抽取两个主因子:体力劳动和认知劳动。
工作控制(Job control),问卷中询问受访,依据工作内容、工作过程、工作强度,询问其自主决策权力。变量被分为三个层次,完全受他人决策、有时自己决策、完全自己决策。同样使用PCA抽取了一个因子。

(二)方法:KHB

分三步。(1)通过列联表,判断健康状况是否随不同职业群体多样的工作环境而变化,这一变化是否显著。(2)分析职业如何通过工作环境影响个体健康,使用了一系列嵌套logit回归模型,分析自评健康、工伤、自评职业病。(3)最后,估计工作环境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解释职业对健康的影响,使用Karlson–Holm–Breen (KHB) 方法,分解不同工作环境的中介效应。
论文简要解释了为何使用KHB方法,KHB方法为何可以分解非线性模型的中介效应。关于KHB,另可参考KHB法测度中介效应

$y^{*}=\alpha_{1}+\beta_{1} x+\gamma_{1} m+\delta_{1} C+\varepsilon_{1}$ (1)

$y^{*}=\alpha_{2}+\beta_{2} x+\delta_{2} C+\varepsilon_{2}$ (2)

$y^*=\alpha_{2 *}+\beta_{2 *} x+\gamma_{2 *} r+\delta_{2 *} C+\varepsilon_{2 *}$ (2$^*$)

$b_{2 *}-b_{1}=\frac{\beta_{2 *}}{\sigma_{2 *}}-\frac{\beta_{1}}{\sigma_{1}}=\frac{\beta_{2}-\beta_{1}}{\sigma_{1}}$

作者系人大社会学系齐亚强、中大社会学系叶华。另可见中文版本“2019_社会学研究职业是如何影响健康的梁童心”。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