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云南印象

六月廿九,我搭早班八点多的D3818,晚五点抵昆明,在春城待到七月二日。七月三日早,搭早六点多的D9102班次,九时抵大理,在大理游玩至六日。六日下午五点又乘K9627次,七点多抵丽江,七月十日早九点多,搭飞机经长沙返哈尔滨。我在云南旅游,倘不算第一日和最后一日的赶路,待了满有十日,下为行文便宜,按日期简要记录。

6.29 野生菌锅

六月廿九,我搭早班八点多的D3818,晚五点抵昆明。我觉得自己虽然不是老餮,但仍醉心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来前早有听闻云南的菌子特别出名,所以下了车,安顿好了行李,便到了昆明的南屏街、南强街,这面的食肆、酒吧很多,虽然疫情影响,气氛仍十分热闹。
我先尝了份街边的甩手粑粑。我以为粑粑是云南特色的叫法,很多东西都可被称作“粑粑”,但不同的粑粑之间其实相差还是很大的,就甩手粑粑讲,哈工大的黑店有家鸭血粉丝,兼卖印度飞饼,甩手粑粑同印度飞饼的味道是一样的,有香蕉或巧克力等口味,摊在铁板上热好后,加些炼乳。价格上,南强街的甩手粑粑统一是十五元。
我买好甩手粑粑,便寻了个菌锅馆子坐下。在“菌彩野生菌子火锅”点了二百的鲜菌套餐。云南的菌子有名,在这次疫情中更为突出了,原是我印象有个新闻,每年云南医院接待最多的是菌子中毒的人,哪怕今年疫情了,菌子中毒的人似乎仍是比新冠肺炎多的。所以云南卖菌的餐店为了避免出事,锅里下了菌子后不给筷子,待满了一个计时器,大约十五分钟,方拿了碗筷给我。我在等的期间,闻着菌锅飘出的香气有些亢奋又有些萎靡,实话说有点像我之前访问戒毒人员时,他们像我描述吸毒后的腾云驾雾,不怪云南人喜欢菌锅。口感上不同的菌子味道差异极大,有些像干树枝,皱皱巴巴,有些像丝袜,又脆又缠绵。

6.30 过桥米线与烧豆腐

我觉得云南人的口味很对我的路子,我喜欢吃菌,也爱豆腐,这都是云南人常吃的。
六月卅日中午醒来,我打了个车到云南大学的园西路,因为飞雨了,便瞧了眼翠湖就直奔饭店了。园西路的沁园桥蒙自过桥米线离云大很近,据说是云大学生都有吃过的,价格实惠,汤底地道。我要了份秀才过桥米线、南湖过桥米线,又加了份豆沙汤圆与木瓜水,合计五十。本科的时候,我常听老何讲攀枝花过桥米线的地道,哈尔滨的过桥米线或是麻油太多,或是米线太粗。我原先不太理解,想着米线都是相近的,尝了之后确实不同。
过桥米线的意思,首先就是过桥,据说是清朝蒙自有位秀才在湖心考试,妻子为了避免饭菜凉掉,便携着热汤底和冷米线,到了湖心亭后将米线倒入汤中。沁园桥的小哥给我拿了两盘菜料,一盘摆了约有十个素碟子,一盘摆了约有十个肉碟子,见我是外省人,解释道:“先下鹌鹑蛋和肉菜,再下素菜,最后将热了一遍的米线放到汤里”。我听了一遍没有听懂,直接抄起了大盘子,还在想,这盘子挺重呀?小哥连忙说碟子是可以取下来的,一小碟一小碟地放,闹了个笑话。我新奇地开始放,但二十个碟子都过了桥后,感觉胳膊都微酸了。后又在取料区拿了点辣子。肉料里我最喜欢酥肉,放在汤里过了会,口感上仍是外滑里酥。无论从吃法,还是味道,我觉得过桥米线都是来云南值得体验的。
出了店,我在嘉华买了份鲜花饼,又在三块一拾买了份烧豆腐。烧豆腐也是云南的特色小吃,做法上把嫩豆腐放在铁板上拷到外皮变硬,但里面仍是嫩的,吃起来十分过瘾,三块一拾的店名即是三块钱十个,价格也很便宜。
吃过饭后,我搭公交去了昆明老街。在公交上感觉昆明城市街道的上下坡很多,也常有丁字路,城市的规划相对随意些。
在昆明老街闲逛,偶然到了东方书店,是联大教授常去的书店,现址是晚近重修又开的。店内循环着Nillson的《Blinded by the night》,歌是2020年刚出的,当时尚无新冠疫情,大家对2020有各种憧憬。我在店里闲逛,看了会中华书局的《余英时访谈录》,又想及本科时候认识的两个云南大学的朋友,后来他们分别去了南大科哲系和复旦社会系,高中的学弟明理,在云大念的本科,现在也去了复旦的文保系。这样站在书店里,听着歌,看着余英时,又想到几个认识的朋友曾经来过这里,便有些我自己能够感受到的魔幻了。

7.1 滇池

中午去了昆明的网红点“公园1903”,又接着去了旁边的奥莱。这些城市边缘的中产式审美建筑,让我想起南京的仙林中心,但奥莱这面的文艺气息很多,我在凯旋门里看到近期如无疫情,本是很有展览的。我粗看了海报,有“滇越铁路”、“中法建筑对话”等,按老C讲,这大概是因为八国联军时候,法国曾短暂地殖民过云南部分地区,留下了很多法国建筑。我在言几又书店看了会书,又买了杯霸王茶姬,在奥莱吃了“留老爷不准走”这家云南菜。
霸王茶姬是昆明当地的奶茶,用的茶叶不涩口,对比昆明的其他连锁奶茶,好喝很多。留老爷家主打云南小炒土猪肉,我又点了鹅油蒸臭豆腐、口缸米线和玫瑰冰稀饭。味道上小炒土猪肉和鹅油蒸臭豆腐比较家常,按老C的讲法很地道,口缸米线虽然过辣,但确实还原了云南老头老太太们过去早上打米线的吃饭,玫瑰冰稀饭则过于难吃了,米饭味道像微馊的一样。
下午去了滇池旁的海埂公园,这是传统的看滇池的地方,此外还有一个大坝,但我未去。我对滇池的印象深极了,回想这次的云南之行,对滇池的好感无疑是前几位的。
滇池是云南省最大的淡水湖,中国第六大的淡水湖。在海埂公园的角度看,西山侧卧在滇池旁,确有睡美人的样子。山水相合,一眼望去,有似海鸥的鸟展翅在滇池边,西山作背景,因是阴天小雨,人在这里面着水,有了李清照讲风鬟雾鬓的意思。风鬟雾鬓不仅李清照写过,后来被誉为联圣的孙髯翁,也借了李清照的这个词,写了天下第一联。我觉得孙髯翁的上联已是对滇池最好的叙述了。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孙髯翁

此外,滇池旁有着中国最老的桉树,树龄八十余年,桉树原是澳洲树种,因十九世纪栽植于此,亦有些许历史感。看日色渐暮,便出了滇池,临走前因想小解,借了滇池的温泉花园国际大酒店,临着夕阳,酒店内的内湖十分好看,属意外收获。后在回宾馆途中饿了,在大悦城和云坊购物城下车,买了份三块一拾。

7.2 傣味版纳菜

今天本打算去号称操纵亚洲鲜花价格的斗南花市,但看了地图离市区太远,便先去嗦了碗昆明连锁的桥香园米线,味道很一般,价格也微高了。后去了临近的岔街花市。昆明的鲜花确实便宜,我在岔街花市里买了四把(粉蔷薇,桔梗,红玫瑰,满天星),只要二十元钱。因下雨,又有疫情,不知平日昆明的花市是否也如此价格,不然我真要羡慕昆明人可以每日插画、每日用鲜花泡脚了。
下午去了顺城购物中心,在无印良品里打了杯抹茶,看了会陈丹燕写的《莲生与阿玉》,这是本实验小说,不过格式太规整了,又有些刻板;继又看了会毛姆的读书笔记,里面写司汤达的情爱经历。
晚上去了购物中心负一楼的纳和春傣味版纳菜,要了菠萝米饭、饵块、野猪肉、舂鸡脚、罗非鱼。不同于我在海口骑楼小吃街吃的菠萝饭,版纳菜的菠萝饭用的是紫米,米粒又粘稠又甜,味道很好;饵块是糯米做的,应是云南特有的,如可类比,或近似于北方的年糕切了片;舂鸡脚极辣,味道其实很不错,但是辣度太高。野猪肉和罗非鱼应属版纳烧烤了,配的蘸料也很好吃。

7.3 鱼鹰表演与博物馆化

应当说,边境省份的行政区划是有其特点的,诚如内蒙的盟、黑龙江的林区,云南作为少数民族众多的省份,自治州是其独特的一级。按行政区划看,州与地级市一级,再下是县级市。比如白族大理自治州(地级市)辖下的大理市(县级市)、丽江市(地级市)辖下的玉龙纳西族自治县。
三日早,我搭了早六点多的D9102班次,九时抵大理,又搭了公交到了大理古城。放好行李后,在广武路的“向月球飞去”吃了早中餐。这家店是美团里古城西餐人气第一,我当时走在街上,尚没想好吃什么,这家店往来了几个外国游客,比其他店面热闹很多,我看了眼菜单,觉得价格算是实惠了。一份美式早餐、一份法式闷蛋,合计共六十元。美式早餐的生菜很多,如不喜欢吃生菜可以尝法式闷蛋,虽然有些底菜焦了,但分量十足,味道也算合口。等我们吃了过半,已是十一点多的饭点,往来很多人需要排队等前面的客人吃完,腾出地方才能点餐。
中午稍作休息,一点多在路边搭个了一个向导,按一人八十的价格,下午安排了鱼鹰表演、喜洲古镇和苍山上关花索道。
等了约有两个小时,散客拼团足了,我们被拉到了桃源村。桃源村无疑是被旅游催生的人造景点,村内的老人着民族服饰,兜卖鲜花或手链。村内有座小寺院,号留恩寺,寺其实只是一栋小建筑,亘在村落中心。导游让我们观察小寺对面的戏台,我反而觉得寺右侧的“祠堂”(或佛堂)更有意思,起因是堂内的老人都是女性,嘴中一齐念着听不懂的经文,看上去并非是表演,而是真实生活于此的。
过了戏台,就是村的后身,也就是洱海。说实话,可能是因天气的原因,也可能是角度的原因,第一次看到的洱海并未给我过多印象,湖面不宽,加上湖边有些杂物,虽不算难看,但也难称好看。从洱海回了村里,村里有两个小湖,导游安排了鱼鹰表演。我坐在船上的时候,听着金花和划船阿鹏的对唱,想及了几年前在台湾屏东县看到的鲁凯族,不同于鲁凯族的游客稀少,虽有现代文明的影响,但鲁凯的仪式是很道地的,也并非为盈利的,我去的时候恰好赶上新娘结婚,才有幸看到那些歌舞。大理桃源村的游客则多到已经让这些仪式变成了例行的表演,又想及佛山黄飞鸿馆内的舞狮表演,这种民俗的博物馆化或是商业化中不可避免的。另,桃源村内亦有男人们表演的洞经古韵,其演奏确实独特,但形式上也与此类似。
从村落离开,乘车去了喜洲古镇,按导游的建议尝了喜洲粑粑、乳扇。我前文有提,云南的很多东西都叫粑粑,但粑粑有些是我尝过的,不同名字,有些则是完全第一次吃到的。喜洲粑粑的味道有些像桃酥,但绝不相同,听店主讲,喜洲粑粑制时皆用上下两层炭火,上层炭火为猛火,下层炭火为文火。味道上,外皮香酥而内在绵软。继而也尝了乳扇,乳扇很薄,口感上比较像我在内蒙吃过的乳酪,都是嚼了几口之后,有些微微的牛骚味,味道上见仁见智,看各人喜好。我在喜洲比较遗憾的是,看好了一块扎染的挂布,但因想走时回头再买,却是老人已经收摊回家,错过了,后又在大理待的几日,未见那种价格恰好、又图案好看的了。
从喜洲出来,我们乘车去了苍山,先是坐了上关花索道,到山半腰后,入天龙洞,按介绍,天龙洞是拍摄天龙八部的取景地,这是我第一次见钟乳石窟,印象颇深在天龙洞的后半段,有一处观月点,是洞窟开了一个天窗,到月圆时可以看到月光洒在洞内。从天龙洞出来,勉强也算登顶苍山了,于此一览洱海,比之前在桃源村近看的感官好上很多。
晚上回到古城已是八点多了,在嘉华买了一块蛋糕,歇了会儿,便又出门。应老C建议,在“昭通小肉串”尝了云南烧烤,同其他动辄百元的晚餐比,昭通小肉串的价格十分实惠,我要了一瓶风花雪月,一瓶大乌苏,一桌肉串,合计玖拾元。从外表看,昭通小肉串”就是苍蝇馆子,到处看起来不甚干净,但味道地道,作为东北烧烤的爱好者、广东烧烤的鄙视者(除生耗),我觉得昭通小肉串可以与东北烧烤媲美了。

7.4 大理酒吧

因昨日太累,四日我在床上瘫了一天,临近傍晚才出门。先是在街口尝了份建水臭豆腐和包浆豆腐。说起臭豆腐,我吃过长沙号称比较正宗的,但味道上,我始终是珠海夏湾夜市臭豆腐的拥簇。但相比长沙与珠海,这份建水臭豆腐我很不习惯,长沙或是偏辣,珠海或是偏香,建水的这份可能是偏臭了。吃下之后,喉咙里是一团臭气,想散又卡在那里,十分难受。相对的,包浆豆腐,近似于烧豆腐,但更强调内里的滑嫩,形象地讲,包浆豆腐的里面应是豆腐浆液,吃起来十分好吃。
吃过小吃,我在附近的勐焕傣厨尝了一份手抓饭。傣菜的手抓饭很容易凉,我吃了还未过半,菜已经凉透,个人感官上属于比较又特色,但味道很一般。吃过一次不太会再吃。此时已经是七点多了。我在古城里闲逛到十点多,想起昨天晚上穿过一塔路时,在一塔路的酒吧街看到有个酒吧在跳钢管舞,之前我去凤凰时只在外晃了一眼,这次说什么应该找个酒吧感受一下大理的夜生活了。
我循着记忆去了那家钢管舞的毛毛虫酒吧,六瓶风花雪月与两碟花生,合计二百余元。我在酒吧里看了会漂亮妹妹,老C酒量不好,我手气又比较差,大概喝了四瓶半风花雪月。对于风花雪月,我之前在广州买的是特酿,味道非常不错,但在大理却未看到哪家卖的是特酿,都是普通精酿,味道其实和哈啤差不多。现在写这篇回忆时,酒吧里的记忆,似乎仅是最后快十一点时,男驻场唱了一首粤语歌,已是记不清哪首了,当时借着酒精,微微有些感伤。总体上,我在毛毛虫酒吧感受的和在其他城市的酒吧一样,酒精是主要的,气氛未有多热烈,情怀更无从谈起了。倒也不能讲毛毛虫酒吧过于俗艳,但相比之下,可能遗憾地是没有去另一家看起来更摇滚的野猴子酒吧。
dali1
按大理城管局的规定,酒吧十一点后不能唱歌,没有驻唱带动气氛,毛毛虫酒吧就显得有些索然了。我吃了些瓜子和花生,尿了尿,解了酒就出了酒吧。在回去的街口,又在王记六分摊买了份十元的包浆豆腐,现在想来云南的豆腐还是很好吃。

7.5 洱海、大理夜生活

五日中午吃了份土鸡米线和𤆵(pa)肉米线,说起来𤆵肉有点像五花肉,但选材是猪后腿膀或猪肘,先在炭火上烧烤至焦黄,再炖煮。我个人还是觉得口感偏肥腻。
吃过饭后,我本想去三塔,但应出租车师傅建议,去了凤阳邑的茶马古道。如不坐那些价格几百的骑马,凤阳邑这边的建筑确实和大理古城不同。它的路面是茶马古道的,具体讲就是中间的石板是竖着的,一般是两列,两侧则是小碎石铺路,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中间石板的过路作用,因是大石板,不嗝脚,按介绍是引马的,马不会打滑,也确不时有几坨景区兜售骑马项目的马粪。我在凤阳邑的茶马古道里走不远,有一家揪园,是一对夫妻开的小院子,需要从主路往里走一段。我在他们的二楼喝了会酸奶,可以望到蓝色的洱海,十分惬意。
从凤阳邑出来,我按导航想去南诏国的太和城遗址,结果导航把我带去了金刚城,金刚城疑是私人开发的景点,但又未建成,在只有一条不宽马路的山里了,这里可以眺望到洱海,我走了一段觉得太远了,尚未见得金刚城,便回头打了车想去洱海了。
便乘车到了小邑庄村码头,乘车时,两侧的景致截然不同,车的左侧是苍山,阴云密布;右侧是洱海,阳光普照。我看向苍山时,看到阳光穿过云层,虽然明知那是丁达尔效应,但也未尝不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佛光。应该说,小邑庄村码头看到的洱海,比昨天在桃源村看到的好看太多了,这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更是角度的原因。在洱海边想及的是宋代王观写的《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erhai1

我从小邑庄村码头沿着洱海走到了才村码头,一路的景致十分美丽。在小邑庄村码头和才村码头的中间,有一段伸出去的建筑,建筑被锁死了,但两侧可以下到下面,这里距洱海更近一些,景色也更好看了。
erhai2
从洱海回了古城已是七点半,因之前已路过大理普贤寺,便往古城的天主教“圣三堂”去,想看一下大理的各种文化。这座教堂藏在一个巷子里,有着十分独特的建筑风格,正立面门廊构图是白族传统民居三叠水形式,屋顶一高二低,两侧屋顶侧廊厦檐相交形成两大串角,是典型的白族建筑。
从教堂出来,有两个白人小孩,他们从青旅的门出来,我本想跟进去看看大理青旅是什么样子,但意外发现旁边有一家“小巷人家私厨”,两个白人小孩正是在这家吃饭的两对夫妻的孩子,具体说是一个华人和三个老外、两个家庭。这家店藏的非常深,是男主人自己的院子里搭了两个桌子。我尝了男主人做的炒饵块、酸木瓜鱼,两道菜都微油,但口感还是很好,其中木瓜鱼的酸味是木瓜,红色的是辣椒油。感官上,似乎自己吃到了很地道的私厨菜。回想起来,社会学有一个概念,就是讲我们追求的、体验的这种在地生活者的生活,是在追求一种“本真感”,“本真感”绵延在时间流里,不同年代的、不同区域的本地人对什么是这个城市原来的样子,事实上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回去的路上,又看到了很多席地而坐的年轻人,聚在一团说说笑笑的。大理的夜生活有很多种,一种是我昨日在酒吧感受大理的夜生活,八点多到十一点,在夜店或酒吧听歌;另一种应该就是这种,十一点后的街边地摊,有拿吉他清唱的,有用讲一个故事来买酒的,大理吸引了很多对城市生活倦怠了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向往的或许不是夜复一夜的酒吧,而是这种相识于地摊的青旅感吧,我觉得大理邂逅爱情不无道理,主要也应该在后一种。年轻人席地而坐,讲故事、吹牛逼,我喜欢大理的这一面,比酒吧单纯的荷尔蒙更真实。
dali2

7.6 醋排骨火锅

因昨日未去崇圣寺,中午便想去三塔看看。本只想在外面瞧瞧,但具体看了地图才发现里面很大。本计划坐下午五点,一天唯二去丽江的那班火车,但想来到了门口却未进,多少会遗憾些,便急匆匆进去了。
三塔本始建于唐朝,初有十级,后在宋朝又建六级,按时间看,应是南诏国时期所建。过了三塔是后修建的崇圣寺,这就是现代人的仿古建筑了。从崇圣寺返回时时间已经很紧张了,但寺内所做的文创很好,有一个盖章册子十分适合纪念,我便和老C双手双脚的开始盖章。
最后匆忙赶到了火车站,K9627次是上下双层的卧铺车,想起之前从齐齐哈尔回哈尔滨时,一个学长讲过:“这个是韩国的技术,若干年前咱们国家觉得装载量大就借鉴了来,后来发现不安全就不怎么用了,现在只有一些短程线还在用,我以前听一个铁路局的退休大爷说的。” 在大理往丽江的火车上,我看到了一些人纪念贾宏声逝世十周年的文章。贾宏声在这个时代,对于少年人似乎是志同道合的前辈,对青年人似乎也代表了对过去自己的缅怀。
到达丽江已是七点多了,天仍是很亮,丝毫看不出夜晚。大理的市区和火车站接壤,但丽江是分开的,丽江站出来是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坐车经过玉龙县后,再进市区。如果说大理是石头城,丽江的建筑就都是木头做的飞檐。相比于大理古城,丽江似乎更古些,它的路面都是我在凤阳邑看到的那种石头,块头会更大、更密集,铺满了丽江。
在白龙广场附近的忠义巷安顿好后,便在临近的“聚义堂丽江醋排骨火锅”吃了一顿。这家是2004年开的老店。醋排骨似乎是丽江的特色菜,按火锅的种类看,川渝、北京、潮汕、寿喜烧式的日式火锅及韩式火锅,这五种应该是主流火锅,小众一些的还有广州的毋米粥粥火锅,我觉得醋排骨火锅或也算一种小众火锅,但并非是指他的口感,而是指器皿,醋排骨的锅具像北京火锅,但又要小很多。这家店的醋排骨是先酱好的,蘸醋吃,醋的味道比较酸,味道并无出奇,毋米粥的粥火锅,肉在里面捞出后会有些米粥的滑腻口感,醋排骨仍是清水式的汤底。

7.7 木府风云

中午起床后慕名去吃了文华巷的二哥米线,要了份土鸡饵丝、土鸡米线。二哥米线的汤底似乎是鸡汤,油很重,价格便宜,但口感并未有多少其他游记里的好吃。后又在半仙豆夫要了杯白玉厚制浆撞茶,我本以为半仙豆夫是云南的牌子,查了一下发现很多城市都有。
吃饱后,我去了丽江古城正中心的木府。木府是元、明、清,四百七十多年,历经廿二代的土司府,土司制度是中国历史上王朝对边疆的有效羁縻手段。木府原址已毁于文革和九六年地震,现址是向世行贷款了三千多万,按原址140多亩大小的1/3重建。
其中,入门的起居室部分是按清朝时期,此时已经衰败后的纳西土司时期所建。纳西族的院落越深,表明居住于此的主人地位越高;同时,木府的妾室不住木府之内,只能住在外面,夫人的房间也不大。按介绍讲,纳西族土司中最有成就的木增时期,其妻子阿勒邱也是纳西族历史中十分耀眼的女性,至今称赞纳西女性,仍可用“阿勒邱能拟”来形容。
越过生活区的政事区,其主体建筑按上文已提及的木增时期仿建,即明末较鼎盛时期,分议事厅、万卷楼、护法楼、光碧楼(玉花园)、玉音楼、三清殿六个主要建筑。万卷楼内有大藏经原本,现在拉萨大昭寺内有进献的摹本,我想及之前去大昭寺,被金石玛瑙已经迷了眼,未曾回忆起这一摹本。玉花园则是木府按北京皇家园林与苏州私家园林的杂糅,按介绍,属于第三种园林形式。
于此仍可多少想象,当时纳西族鼎盛时期的木增,以木府为中心统治了如今近1/6的云南省领土。普通人对木增往往毫不知情,但对徐霞客多有耳闻,木府实是徐霞客的最后一站,他对木府的评价正是“宫室之美,拟于王者。”时徐霞客钱财被偷,又有腿疾,也是受木增安排,才得回江阴。作为纳西土司第十九世的木增,十一岁即反击吐蕃,登位土司,但随着明朝的殁亡,他三十多岁便在如今的三清殿出家。应当说,如今看纳西的丽江,已早没了木增的痕迹,如今重建的木府也已不再是当年的原址,但历史需要载体来说明,重建木府的意义正在于此。
从木府出来,便爬坡去了万古楼,纳西语称“温古轮”,音译万古楼。万古楼本是木府宗族祭祀的场所,塔式五重檐全木结构建筑,但如今隶属狮子山景区,丽江古城正是倚着狮子山所建。登上万古楼第五层,可以北眺玉龙雪山,南望文笔峰,视野非常开阔。我很喜欢去每个城市的高点俯瞰全城,万古楼正是这样的好去处。
shizishan
从万古楼出来,我在“88号小吃店”吃了晚餐。这家店离小石桥不远,门脸虽然很小,但内里很大。按各游记的介绍,点了鸡豆凉粉、纳西炒饭、包浆豆腐等,但味道着实一般,包浆豆腐远不如大理街边的小摊。

7.8 束河镇

今日去了拉市海和束河古镇。拉市海分内海和外海,实际是一个湿地公园,景色较差;束河古镇比较像街道宽些的丽江,但仍未开发好,商铺很冷清。
晚餐在束河中心飞花触水旁的滇海谣餐吧,要了一份茉莉花炒蛋、一份小炒肉,味道很一般。总体讲,这日对丽江的看法,觉得似乎更多是人文的,且是仿古人文,自然风光要比大理要差很多。但翌日在玉龙雪山和白水河改变了我的想法。

7.9 玉龙雪山与白水河

九日,我报了一个散客团去玉龙雪山。约好是七点半出发,一大早睡过了,再醒已是八点多了,赶忙打车赶到了清溪路体育馆,上了大巴车。
十一点左右,我们到达了玉龙雪山的祭祀台,或应是上山缆车的平台口,于此坐缆车再至山顶入口。玉龙雪山缆车是如何建造的,很难想象,因恰好赶上下雨,上山时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缆车沿着绳索,越过了好几座毫无着力点的峭壁,大约八分钟方到了4506米的山顶入口。由此又上爬了一百多米,到了游客能到达的最高点4680米,西藏纳木错的湖面海拔是4718米,玉龙雪山的山顶已可完全感受西藏的高原反应了。我在山顶等了一会,迟迟未见大雾散开,雨反而更细密了。等我开始向山下走了,雾气却稍有散开,玉龙雪山顶的积雪也能看得清楚些了。只有看到实景,才能明白古人山水画里的泼墨,是如何恰到好处地临摹了山脊,远远望去,也更能感受山脊的伟岸。待我回到了山顶入口时,雾气又漫了上来。玉龙雪山里的气候甚可说是每分钟都在变化的。
yulong
从玉龙雪山下来,吃过了饭,便去了白水河,又名蓝月谷,盖因山谷呈月牙形,远看就像一轮蓝色的月亮镶嵌在玉龙雪山脚下。现在哈尔滨家中回想起来,如将这些日子在云南所看到的自然风光排序,我心中第一位的却是这白水河,第二位的是玉龙雪山,第三位的才是滇池或洱海。这并非是说洱海不够好看,但景致上,长白山的天池、台东的太平洋,其水色都不会输于洱海,滇池因其侧卧西山,也比背靠苍山的洱海更大气些。
相反,我确实被白水河惊艳到了,很难描述在白水河所见的,我认为相机也很难拍摄。白水河由玉龙雪山融化的雪水汇成的河流,沿山谷层叠跌跃而下,因河床由沉积的石灰石碎块组成,水呈灰白色,远看就象一条白色的河,向其水流来源的方向望去,正是玉龙雪山与各不知名的山峰层叠,云雾在其间漫野;近处将手深入水中,水质清洌明净,温度很低,河边的石头上覆盖了一层白泥。有人将白水河比作小九寨,我没有去过川渝,不具有发言权,但白水河的地质地貌确实十分独特。其背靠的苍松劲柏,让我想起的正是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这种景致已是对我心中武侠最好的概述。
baishuihe
另,晚上回到古城已七点多,在”阿哩哩“尝了份土豆煎饺,较有特色。

7.10 返乡

早九点多在丽江的三义机场,用积分换了张免费的贵宾室券,我冲了杯速溶咖啡,就着两个萨其马做了早餐。十二点多抵长沙转机,一下飞机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闷热。云南的气候确实凉爽,其中昆明和大理尤是,丽江阳光较大,但也远比长沙舒服。晚七点多抵哈,想及昨日还在玉龙雪山,又蓦地有些倏忽了。
另,这段时间的旅行,基本是白天游玩,后半夜写政府报告,按千字三百,旅费的大部分被报告酬劳cover。我错觉自己似乎是个自由职业者,也是难得的体验了。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