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南宁食记

南宁老友面产生于清末年初,源于一个老友常来的民间故事。有一位患风寒感冒、胃口不开的食友到酒楼找大师傅给他煮点面吃,师傅独出心裁,用爆香的豆豉、蒜茸、肉末,配辣椒、酸笋,添之醋、胡椒粉等佐料为这位老友煮一碗酸辣、鲜香的面条,顿时使他食欲大增,出了一身大汗,感冒也好了。食友感激不尽,书赠老友常来的牌幅。老友面由此得名,并渐渐扬名八桂、海内外。—— 元盛老友粉(面)源史、共和路共一老友面店

我这个月廿四日到廿八日在南宁旅游,我在广州已生活近两年,但南宁风格与广州有些不同,虽常并称两广,但广西确有自己特色。
guangxi

(一)廿四 柠檬鸭与酸野

廿四日早,我从广州南乘两个半小时高铁,中午到达南宁东,转地铁1号线在朝阳广场下站,南宁的地铁间隔较广州时间长很多,两地的生活节奏,可以从此初窥。地铁到站后,步行至南宁人民公园旁的优程八桂酒店。
安顿好后,我就近在古城路的王氏高峰柠檬鸭吃饭。王记的柠檬鸭,在鸭种上分为北京鸭和南宁土鸭,北京鸭偏肥、土鸭偏瘦,做法上以酸辣浸透爆炒。​​​​一锅应有柠檬鸭块40块左右,初入口偏清爽,吃大约10块左右开始犯腻,店家配了麦香茶解腻,但总体过咸。我在看菜单时,不懂扁菜是什么,询问之后才得知就是北方的韭菜,我觉这种不同地区菜蔬的叫法或是值得记录的,也很有趣,如北方叫香菜的,在云南叫芫荽(yan xi);再如北方的稀饭并不是粥,但云南的稀饭已经是粥了。

下午我在朝阳广场与中山路的三街两巷闲逛,尝了酸野,同广州的清淡大不相同,酸野作为南宁特色,口感一言难尽,店家会用糖精与醋的混合水浸透芒果、白桃等水果,取出后洒满辣椒粉。此时我对南宁的餐食是相当失望的,好在继而我转到了中山路的小食食街,这面的生耗价格便宜,十元六只,我对比了北海生耗、中山土耗两家走鬼档,后者味道更佳,做法上同广州并无差异。
此时天色已经渐暗,我在邕江边民生广场与畅游阁睇江水,这里南宁市民很多,生活气息浓厚。天色完全暗下,大约九点便乘车返回了酒店。

(二)廿五 豆乳火锅与烧鸭粉

廿五日下午,我出门去食昨日看到的南宁百货大三元。大三元其实应属四川火锅,主打豆乳火锅,味道较昨日好上太多,他们家的配料厚道,价格实惠。这也我第一次尝到豆乳汤底的锅子。我觉得豆乳火锅很适宜放白菜,大火把豆浆打成泡沫,在锅壁内侧翻腾,豆浆沫与水汽把白菜腾软。入口的白菜既有土气和微甜,又有豆浆的醇厚。食完火锅,看了南宁百货里的当当书店​​​,这家店的书目齐全,文创也适合打发时间。
尔后步行在南宁人民公园里,令我十分讶异的是,在公园中心有一座人还算很多的轮滑场。我一直觉得这种轮滑场好像是电影里县城青年或是上个世纪的场所,但虽有惊讶,却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其实这两日南宁给我的印象也是这样,人民广场、朝阳广场的楼房都有些老旧,街旁的树木往往能够盖住马路,小街看起来毫不宽敞,大路的十字路口往往也是接踵的摩托,街上行人的衣着并不像广深那样正式,步伐也慢上很多。轮滑场里的年轻人很多,的士高的光色和粤语歌交杂在一起,是十分难得的体验。
轮滑后,我在人民公园的后街买了一杯琉璃净,这家奶茶店是广西的连锁,几元的价钱和小时一样,豆乳啵啵茶味道极好。拿着奶茶,在酒店不远的太师烧鸭粉食了晚档,这家店已经开了近三十年了,临近午夜,客流仍然爆满,烧鸭粉的味道确实不错,烧鸭皮肥而不腻,粉也顺口。我第一天在王氏那里吃的十分不快,反而是这些店面不大的食肆味道很好。

(三)廿六 老友粉与脆皮鸡

廿六日午,我换酒店到昨日看到的锦江之星。这家锦江紧挨邕江饭店,是原建于1994年的祥云大酒店,外立面是青石板,倒让我想起了哈尔滨的地震局建筑。它的价格也是百元,但舒适度比优程八桂好上太多。
安顿好后,我在南宁人民医院后身的共和路,找到一家颇有年代感的老友粉店。这两日在南宁街头,我发现广西名气最大的柳州螺蛳粉,反而店面不多,老友粉或是生料粉处处可见。老友粉和生料粉的区别并不在粉上,而是指做法,老友粉酸辣,其实味道是贴近螺蛳粉的,但比螺蛳粉好食太多了,紫苏和酸笋极大的丰富了口感。共一老友粉这家店的味道着实很正,二两刚好饱腹。
下午我在南宁人民公园的后身南宁海底世界看了海狮与鲨鱼表演。去的路上,计程车司机讲江南区那面新开的水族馆更好,人民公园的这个海底世界很老旧了,但他以前带儿子看过,是很多南宁人的回忆。我进去以后通风确实不好,设施也很陈旧,园内水族生物的生活条件或算逼仄了,我有时心里明白不应该参观这类表演,但在行动上,我仍常在这些折磨动物的地方消磨时间。
回酒店修整了一会后,晚上乘地铁去了金湖广场。本打算在地王云顶上看南宁的夜色,却在地王大厦五层的温菲派对餐吧待到了午夜,吃过了脆皮鸡和黑腐竹,就着果盘,开了一瓶免费的廉价红酒,玩骰子喝到微醺。我来粤很久未醉了,或是朋友不想喝,或是自己不愿喝,微醺是难得好的人生体验,处于将醉未醉,意识尚清醒,身体又些许飘忽。但这种飘忽也容易犯错,比如我为了解酒点了一份六十八的果盘。

(四)廿七 榨粉与脆皮鸭

廿七。前两日已尝过了南宁常见的老友粉,中午醒来后,我便去了共和路上的一家榨粉店。我没有问店家榨粉是怎么做出来的,但口感上,榨粉有微微的生豆油味道,如果不考虑店家手艺的影响,我觉得老友粉的味道还是较榨粉好的。
嗦完粉已下午了,我乘地铁去青秀山。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去每个城市的高地俯瞰城市。青秀山地铁站的扶梯很长,出了地铁,便是景区的西门口了。总体而言,青秀山并不高,我印象中的,景区内往往并非在向上爬,而是横向走。区内有两处高点,一处是广西学生抗日纪念碑,另一处便是龙象塔了。从西门进去,穿过整个景区才能到达靠近东侧的龙象塔。龙象塔作为青秀山的象征,可以登顶到九层,应是区内的最高处,在九层可俯瞰邕江绕城。在龙象塔的塔底,南宁市政府有简单的复建记录:

“青山塔原称龙象塔,是明代万历年间南宁举人肖云举考取进士任朝廷礼部尚书时所建。因‘水行龙力大,陆行象力大’故取其在经佛之义为它命名。塔原九层,后被雷击损顶部两层。抗日战争时期,邕宁县当局害怕其为敌机袭邕目标,将其拆毁,由此古塔淹没。空留残址。”

从青秀山离开后,在万象城地铁口的南鸭榜,尝了他们家的脆皮鸭粉,也很不错,同时也点了一份柠檬鸭,对比之后,这家的柠檬鸭味道就正常很多,王氏那家着实应该改良一下了。晚上在朝阳广场的好歌城ktv唱了很久,这几日算初步领略了南宁不同的夜生活。

廿八日下昼,我在南宁百货的上品老友店嗦了一碗老友粉后,便回了广州。长沙如有匪气,南宁不妨有表气,这绝非骂人,我从南宁回粤后,反而怀念起这种表气。可能是因为南宁的口音同东北一样有感染力,东北话如可传染,南宁话则让人上头。不同于中规中矩、看起来很正常的广州,老表的生活重口很多,邕江水煮的粉,友仔吃起来还是又辣又冲的。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