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_美式服务社团的国际扩张

Wikle T A. International Expansion of the American‐Style Service Club[J]. Journal of American Culture, 1999, 22(2): 45-52.
在飞机旅行、跨国协作、即时通讯之前,以及文化同步的标志,如麦当劳与耐克之前,“美国模式”的服务社团已经在西方文化、社会规范与参与式自治理中蔓延,献身于社区服务的小团体概念并不是美国特有的,并不关联的服务组织已经在几乎世界上每一个地方运作了上百年。但是仅仅是过去80年间,一些巨大的服务组织扩张为了全球范围的组织。扶轮社、同济会与国际狮子会,是本文作为不同于其他的基本组织的美国模式国际性服务社团(ISCs)的讨论对象。例如,跨国组织已经有着等级制结构,ISCs却并不通过核心-外围的机构而水平式运作。地方社团的成员参与会议、项目与其他活动,制定他们不同于“邮件列表”团体与专注于奉献的慈善会的目标。

美国风格的服务社团,从宗教、社会与发端于殖民时代的公民团体中逐步演化而来。早先的服务社团包括商人与商业社团,建立于1800年代,为了通过阻止不健康竞争而增进商业利益。商人社团由增长导向的小商业者主导,他们的利益经常与地方贸易协会结盟。其他服务社团的先驱包括兄弟会组织,如共济会或老鹰会,聚焦于成员的社会与宗教需求。尽管面向广泛的职业,其成员资格仍然是经常排外的。正如Gallaher与Putney的研究,由电影与汽车导致的日益增长的休闲机会,伙同工作场所与社会态度的变迁,导致了兄弟会组织在1920年代的衰落。此时期,社区服务利益,作为中产阶级获取商业联系的途径,与重估工人罢工与增长的协作权力的影响的方式,得到了广泛认同。
最早的美国风格的服务社团是保罗(Paul Harris)1905年在芝加哥建立的,其目的是将商人们每周聚在一起社交与加强商业联系。“扶轮社”这一名字的由来是成员聚会的地点是在成员的办公室间轮换的。每一次聚会都有着同志情谊,通过互通姓、握手与拍肩非正式介绍。典型的聚会特点是演讲,或从嘉宾主持到一起讨论某一个即将到来的慈善项目或服务项目。芝加哥社团的早期项目包括建立城市大厅附近的“舒适客栈”与为洪水受灾者捐款。随着芝加哥社团的成长,意在保持多样性的计划通过“分类”系统,限制了每个职业只有一人有成员资格。这一程序是为了囊括更多的职业如零售商、律师、医生、保险销售员、小手工者与教育者。
芝加哥社团的成功引发了另一些扶轮社的成立,四年间美国各地几乎运作了二十四社团。随着社团的扩大,聚会转向了旅馆、饭店与其他公共场所。等级制度扩散使得社团到了其他大都会如洛杉矶和费城,尔后又到了小一些的城市如洛克弗、久莱特与春天。到了1915年,扶轮社在几乎美国所有主要城市都有分会。一战后是扶轮社扩张最迅速的时候,覆盖了美国数以百计的小城镇。
到了1920年末尾,另外两个有着类似目的的服务社团建立了,布朗(Allen Browne)1915年在密歇根底特律建立了同济会,先前是一个不成功的驼鹿会。两年后,一个叫章孙(M Jones)的保险员建立了狮子会,在芝加哥组织了独立男性社团的聚会。类似扶轮社,独立的同济会与狮子会选择新成员通过分类系统。“三巨头”,扶轮社、同济会与狮子会,在扩张中激烈竞争,每一个团队都生称社区最杰出的领导人加入了他们。一战后一些小社团建立,如火炬(Torch)、陀螺(Gyro)、20/30、互助福利社(女人专属)、乐天派(Optimists)与交换社(Exchange)。
1945至1967年间,美国文化对世界各地的影响巨大。此期间,由于中等经理人与专业技术人员,大量的服务社团也持续成长。正如Whyte论述的,服务社团已经成为了1950年代重要的组织行动者,它们的成员示范了公民责任,增强了社区荣誉。
二战后都市与近郊地区面积迅猛扩张,许多战前只有一个社团的大都会,战后有了15到30个社团。增长直到1970年代放缓,普特南(Putman)等人叙述了此后阶段服务社团成员的大量退会,美国人在随后的1960年代开始少了很多公民意识。这种衰退的原因可能如,获取特别教育所需的年限更长了、由于工作不确定导致的晚婚与推卸社区责任感、年轻人离父母更远的流动性、对社区归属感的减少,此外还有如社团内晋升的缓慢、有抱负的年轻人缺少组织等级中快速晋升的渠道等。

扶轮社、同济会与狮子会在社团、街区与国际层面组织。个体的社团相对自治,选举他们自己的领导人;街区同社团一起,在一个大的地理领域,行政服务多于法理团结,在1995至1996年间,有515个扶轮社街区,平均每个街区有45个社团。选举出的领导对街区的协作活动负责,也代表成员在国际扶轮社理事会;国际理事会则由19名各国代表组成,每一季度碰面商讨政治、活动与组织权力。对国际理事会的财政支持由地方社团结余供应。
服务社团是一种参与式组织,包括强制性的周会、社区服务项目的参与、区域与国际会议的出席。个体对参与的热情也许包括从对他们社区的兴趣到在会上结识商业伙伴的机会。地方服务社团为了社区的最佳利益在选取服务时保持独立,服务范围可从扫盲运动与保卫环境到如对毒品、醉酒虐待防治与青少年领导力训练等教育项目。成员也可以赞助青少年组织,帮助在地方公园建设体育场,或者监视选举登记。
狮子会鼓励成员在国内或国外穿梭,通过使用世界范围列举了成员会议时间与地点的名录,来同其他社团成员相联系。尽管大部分服务社团成员从来不会参加国际会议,全世界的服务项目促使成团关注全球议题。二战后,世界各地的扶轮社成员开始为欧洲的残破努力,国际层面的连接也使社团成团追求发展中国家中持续的人类福祉项目成为可能。例如,国际同济会通过全国儿童基金(UNICEF)试图寻求如何排除智力迟缓,学名是碘缺乏症(IDD);通过对小儿麻痹症已成为地方病的国家开启接种计划,根除小儿麻痹症是全世界扶轮社成员的目标;国际狮子会则是提供对失明者的援助。

随着1910年在加拿大温尼伯建立的社团,扶轮社是第一个在美国境外建立分会的服务组织。次年八月,在洛杉矶参加过扶轮社的马洛(S Morrow),在爱尔兰都柏林再建扶轮社分会。不久,社团在贝尔法斯特、北爱尔兰、伦敦、英格兰和苏格兰格拉斯也建立了分会。欧洲、南美、亚洲、非洲与加勒比地区的分会在1920年代早期迅猛增长,根据扶轮社手册,在地方有足够的有得体礼仪与管理才能的商人与专业人士,社团能够组织起来。不同于扶轮社,其他大型服务社团如同济会的国际扩张,在此阶段则很有限。尽管目标是在1920年代早期扩张至英格兰、苏格兰和古巴,同济会领导人并不想让同济会成为美国文化价值观在境外的代理人。直到1960年代,也没有通过同济会在美国与加拿大境外扩张的主张。
在扶轮社的早期扩张中,新社团的建立经常是受在大城市里有着国际联系的旅行者推动的,社团作为移动中转站和货物与服务分配地。很多个体是在经济发展与现代化中有既得利益的,同西方有联系的地方企业家,如进口商、外贸商人、银行家和其他社会经济精英。早期有扶轮社的国家如古巴、印度、日本和南非。
由于临近美国,1930年代拉美比其他区域社团扩张更快。搞笑的是,以社区为基础的组织如服务社团,却在专制或军事统治的政治系统的国家中生根发芽,如阿根廷、秘鲁、乌拉圭、玻利维亚。1937年,拉美没有服务社团的国家一只手数的过来。二战前,社团也已经在澳洲、大多数北美与西欧国家建立。1930年代狮子会成为国际组织也加速了社团扩张。
二战没有停止国际服务社团的扩张,但社团失去了极权主义地区。比如,1930年代晚期,法西斯终止了德国42家社团、澳大利亚11家、意大利34家。冲突也波及了波兰的格但斯克、中国、西班牙,及很多东南亚国家。1945年战争结束,社团在法国、希腊、卢森堡、比利时、缅甸、新西兰重新开始活动。同其他非政府组织,服务社团收到了罗马尼亚、波兰、东德与捷克斯洛伐克的斯大林政权的迫害。1950年代共产主义接管并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使除去香港的中国扶轮社停止活动。然而,在共产主义停止下的中国扶轮社在台湾复建。1957年,服务社团在地图上的分布反映了共产主义国家与西方民主国家的冷战格局。
尽管共产主义国家中扩张受挫,1950年代的十年是国际服务社团成长的重要年代。新的社团在如下的非洲独立国家建立,国际狮子会在扩张中首当其中,国家如象牙海岸、刚果、喀麦隆、中非、乍得、加蓬。在1950年代,狮子会也建立了列支敦士堡、约旦、巴哈马群岛的第一家服务社团。尽管有所成就,一些国家政治气候的变化也使社团被取缔,如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社团。
1980年代中期,美国服务社团的成员资格产生了深刻变革。1977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扶轮社(及其后新泽西同济会)改变了仅有男性成员的政策,承认女性。诉讼案中,扶轮社代表宣称,排除了女性,仅有男性成员的氛围有助于扶轮社在不同的社会道德与文化价值的国家间高效运作,然而原告代理人,加入服务社团是为了商业联系的首要原因,仅男性的政策制造了职业的不平等。案例最终在1987年被美国最高法判决,女性成员资格应该是地方的,而不是美国宪法问题。然而,随着几个州悬而未决的诉讼,与逐渐增多的对女性进入的支持,三个最主要的服务社团废弃了仅男性的政策。
随着政治环境的变革,1980年代末与1990年代初服务社团有了巨大变革。苏联解体加速了新服务社团在很多东欧与前苏联地区建立。随着新自由,服务社团成为了西方民主与赶走国营企业的自由企业的概念。此阶段,布达佩斯、匈牙利、华沙与波兰的社团,开始在50年间第一次活跃。1990年,狮子会的新社团在立陶宛建立,童年国家宣布脱离苏联独立。其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与爱沙尼亚,也建立了服务社团,爱沙尼亚在1991年前独立,拉脱维亚也随之不久独立。如Oliveria何Tandon记录的,1989年后急剧增多的基金会、协会、自发形成的公民运动是东中欧公民在公共参与中被压抑兴趣的证据。1991年,扶轮社作为俄罗斯第一个服务社团在莫斯科建立。服务社团也在其他前苏联国家建立,如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
国际服务社团的国际扩张现在也有很多挑战,很多案例表面,社团领导人说服政府官员是必要的,他们的组织不是美国的商业工具或外国政策。扶轮社、同济会与狮子会在建立新社团时也保持他们自己的标准,例如,尽管国际扶轮社不要求必须是民主国家,国际董事会开始新国家时必须投票,在决策中,考虑的因素经常会有自由,社团成员可以自主选择聚会的地点与时间、自由言论的社会风气、成员同其他社团成员的自由联络。在很多案例中,服务社团经历了很多困难,甚至在民主国家,法律要求了政府登记的严格要求。在其他案例里,国家还没有定义非营利性组织,因此国际服务社团不能获得美国的免税特权。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