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_自由主义

李强. 自由主义[M]. 东方出版社, 2015.

导言

一、当代政治哲学思潮

政治经济学取代了新古典经济学,批判法学摧毁了自由主义法学,法兰克福学派推倒了启蒙运动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似乎陷入了衰败。但近二十年市场经济与国家干预经济的争论成为了西方政治改革的中心,美国里根主义、英国撒切尔主义,即为古典自由主义的复苏,工党、社会民主党等等,全球化中自由化潮流似乎又再度兴起。
是书即为对近来世界热议、国内争论的自由主义的梳理,作其历史、理论及他派批评的梳理。

二、西方意识形态:自由主义

极端而言,西方只有一种意识形态,即自由主义,而保守与激进都是以自由主义为基础,手段与自由主义不同。而自由主义中,诸多主张并非一己一派的要要求,而大抵是现代社会的时代要求,即如市场经济,并非单纯的为资本主义特有。
由外及内,自由主义于中国,不可避免涉及到中国传统是否亦有自由主义,于此如严复及孙中山持有的不同观点,便又涉及到了对自由主义意涵的界定。但终究诸多外延可独立成册,是书目的便重于探寻西方近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内涵。

三、本书的结构

是书的结构为三部分构成。
(1)首先厘清自由主义的理论历史,以哈耶克等二战后自由主义为界定,英国、欧陆两种解释及参校英美传统。(2)继而从政治哲学范畴剖析内在统一原则,也即道德哲学在政治领域的应用与延伸。(3)第三部分,介绍以马克思主义、保守主义(古典自由主义与真正保守主义这两派的后者)、社群主义、左派思潮(近似于马克思主义)四个思潮,对自由主义的批评为主,后现代思潮对理性主义、普遍主义的批评因并未涉及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而毋宁说是对其的发展,于此不述。
以上,是此导言提挈全书之要点。2015.11.28 15:56于和兴路

第一章 自由主义的概念

一、自由主义的界定

自由主义的意涵颇为复杂,其发展过程复杂、含义多面,乃及是制度、运动及政党旗帜。
自由主义起源于17世纪洛克,19世纪正式存在自由主义这一名词,尔后在欧洲大行其道,代表如托克维尔、密尔、本雅明等。历史三百年的发展中,李强认为自由主义主要存在四个意涵。也即政治、经济、社会与哲学四个层面。
政治上争取个人权利、宪政政府、代议制民主,如洛克、密尔等;经济上,苏格兰启蒙运动开始,追求私有财产、市场经济、政府守夜人等,如亚当斯密、功利主义者、曼彻斯特学派等;社会上,关注社会正义、弱者的生存条件等,如格林、社会自由主义、罗尔斯等;乃及哲学上,个人主义、个人至上,试图发展一套个人、国家、社会的基本理论。
对于自由主义的定义上,萨波罗认为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学说,反对一切绝对权力,与此相对,保守主义强调秩序,社会主义强调平等;霍尔姆斯、曼宁、保守主义与格雷的现代性等,认为自由主义包含四规范、三原则。但归根,个人主义、平等主义、普遍主义、社会改良超越了不同派别的差异。

二、自由主义的批评

对于自由主义的批评,马克思主义一派指应根据特定历史现象,以历史方式考察,代表如拉斯基与麦克弗森师徒,认为自由为所有制的交换,民主为所有权在政治的反应,民主制实际就是股份制。我颇同意麦克弗森。
马克思主义另一派代表,如卢卡奇与阿伯拉斯特,将自由主义置于历史中考察,自由主义为保护私有财产而产生,其历史也将由进步转为反动的意识形态。

三、自由主义的悖论

自由主义在其发展中,面临着一个悖论。
自由主义实现了宪政国家与代议制民主,但自由主义政党被边缘化,其对社会正义的关注为社会民主党更为彻底的表达,经济自由由保守主义发扬。贝拉米说:“其贯穿于各意识形态的理论假设。”自由主义术语平民化,“理念的胜利与政治派别的衰落另存。”

四、自由主义的变异

自由主义在不同地区也不同。以美国为例,颇为特殊,产生了一些异变,希尔斯分析民主党是集体主义的自由主义,倾向于干预经济、更为主张民主与自由;共和党是自主性的自由主义,倾向古典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多宪政与秩序稳定。但两党一并僵持个人主义、教育、民主与宪政。2015.11.28 16:49于和兴路;11.30 01:20整理。

第二章 自由主义的历史

如柯林武德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人类知识除去自然科学的确切,也有着人文社科的价值判断,判断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而探讨这些判断时,所有的社会科学会殊途同归。

一、自由主义的古代渊源:自然法理论基础

四个方面,古希腊哲学、罗马法、基督教化,及封建制度。

(一)、古希腊哲学

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谈及了5 BC的开放社会为自由主义最早渊源,科学的精神就是批评。希腊集体主义的国家自由与现代社会的个人自由是不同的。而从希腊至马其顿,西方哲学从城邦政治中淡出,转为了个人生活,哲学的转向,以斯多葛学派的自然法为代表。

(二)、罗马法与基督教化

至罗马时期,罗马法与基督教化成为主线,西塞罗继承了斯多葛学派为此时期代表,法律与自由的依赖,法律服从于超越人的上帝或道德或自然的法律。罗马法的个人主义于查士丁尼、康斯坦丁时期衰落,后于拉丁复兴重生,形成以自然法为中心,人性不变的普遍正义的信仰。基督教化中,早期为个人主义信仰,不关心群体得救,其松懈了旧宗教纪律强化了个人主义精神。

(三)、封建制度

封建制度则包含了宪政主义因素。

二、自由主义的近代萌芽:世俗化开端

(一)、文艺复兴

近代自由主义始于文艺复兴,在人与宇宙中,神学、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人文社科的人文主义即以人的经验看世界,集中体现了文艺复兴,而人文主义是自由主义世界观的本质,即世俗化。
此时期的个人主义仍有浓厚古希腊时代人必须依托公共领域才能实现个人价值的色彩。

(二)、宗教改革

尔后宗教改革,Weber分析新教打破了教会媒介,个人意志具有了独立性与神圣性,而批评者则认为新教释放了对个人利益的追求,削弱了社会秩序。
事实上,加尔文教的权威主义与不宽容有着摧毁人文主义的可能,因此自由主义的发展实际也伴随着宗教宽容的诉求。

三、自由主义的理论形成

(一)、霍布斯的釜底抽薪:个人意志基点

自由主义最早出现于19世纪的英国。
在自由主义的形成中,霍布斯起到了极重要的作用,尽管其本人并不是自由主义者,但其将自然法中先于个人意志的自有秩序转换为以自然权利为基础的人类意志,个人绝对意志创造了社会。霍布斯以个人利益推出政治权利与义务。(洛克则从个人同等的道德尊严出发,其与霍布斯都展示出了所有权概念。此处颇体现了社会交换论的思考。)
相对于霍布斯,斯宾诺莎以为自由不应存在外界障碍,其认为自由还应是由能力实现希望做的事情,将自己从活动外在因果强制中解放,自愿做的权利,也即如有障碍,是其自愿受制,是因为这符合他真正的利益,其受困本质是自由。

(二)、洛克:于霍布斯人性的分歧

直至洛克的《政府论》,提炼为一套一致的知识传统。洛克与霍布斯等人的西方哲学逻辑都很严谨,由理想概型一步一步推导至现实,政府构成的推导即由无政府的自然状态开始。
对于人性的分歧,霍布斯认为要依靠君主绝对统治压制野兽人性,洛克则认为理性人,因而产生有限政府。其二者于无政府自然状态的个人主义类似,但因人性分歧而导向了两种制度。

1、个人自然权利

自然权利转为社会权利,财产权学说成为后来经济学先河,也为左派学者批评自由主义阶级的局限。

2、政府必须基于被统治者同意

同时,基于政府是基于每个人同意而成,在回答个人为何服从权威一问题中,政府不得侵犯人天赋权利,征求个人同意,同时由于政府权力实为委托权,人们有权推翻政府,也即革命。

3、宗教宽容

自由主义的产生与宗教宽容也密不可分,洛克反对国家干涉个人信仰自由,由此思考我国思政课,为不应该的灵魂拯救。

(三)、自由主义的影响

正是自由主义将美好生活、至善生活从政治中剥离,成为私人信仰,政治从追求至善到寻求秩序、价值多元的认可。因而,自由主义一方面是现代世界丰富的原因,一方面也是人们堕落的原因。自由主义学说的发展,确实成为影响时代进程的力量。

四、自由主义的理论发展

(一)、法国: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的关系

十八世纪中,法国以孟德斯鸠、贡斯当与托克维尔为代表,法国反封建、反宗教的特点与英国不同。

1、孟德斯鸠:自由与分权

孟德斯鸠由对自由的分析,引入专制制度,再至对专制的批评,引入分权理论,因此将分权与自由相连,提出了三权分立。

2、卢梭:矛盾于自由主义的民主主义

从卢梭开始,中间经过康德、黑格尔,发展为极权主义,卢梭被视为欧洲大陆自由主义,极权主义民主的代表。其自由概念与霍布斯对比,霍布斯认为自由与被统治不可调和,为了安全,理应被统治的消极自由,卢梭则调和为积极自由,社会契约,服从自己本人,即是人民主权。

3、贡斯当:现代自由与古代自由的差异

贡斯当则是对卢梭展开批评,任何主权都必须由具体个人行使,也必然为无可避免体现少数人的利益与意志,而人民仅仅只是名义上的。其进一步阐述,革命企图摧毁再建立的是对古代制度的模仿,进而提出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比较,古代自由要求民主权,而现代自由是个人不受到社会与政治控制的权利。

4、托克维尔:民主制担忧

托克维尔的重要,则是在批评集权主义时显赫,其将大众民主的担忧发展系统,即对多数暴政恐惧民主对个人自由的危害。多数暴政既拥有政治权力,也拥有社会道德权力,是君主制所不能的,此则让我想起了福柯的规训与惩罚,默然的灵魂改造。民主制度如果在一个缺乏对民主制约的社会中建立,其结果必然是专制与集权。由此,托克维尔颇重视市民社会,对政治权力的制约,要形成社会的制衡。

(二)、美国:民主与宪政矛盾

洛克对美国自由主义影响深远,个人自主权利,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的冲突,即是法治与民主的冲突。
延续卢梭的杰斐逊的民主主义与延续洛克、孟德斯鸠的麦迪逊的自由主义角力,也即是直至今天的民主与宪政传统的冲突。

(三)、苏格兰启蒙运动:休谟的怀疑主义

苏格兰启蒙运动评价甚高,后来的密尔进一步系统阐述,为古典自由主义集大成者。

1、休谟:彻底摧毁自然法理论

休谟通过论证道德不可能基于理性摧毁了普遍道德的哲学基础,强求一致性将导致专断主义,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需要会有不同的善观念,相对的善恶正义也只是人为的美德,是为了应付人类环境的需求。
休谟代表了与古希腊柏拉图以来惟理主义的决裂,否定了政治讨论中所有确定的预设,其正义理论摧毁了自然法理论的基石,而其与边沁的区别在于他的功利是重于解释而非规范,也即是非构建理性。
自由主义区别于他者在于接受某种普遍主义的原则(功利原则或权利原则等,高于其他的标准),就休谟根本仍是偏于保守主义的,尊重传统与习俗。

2、斯密:自由市场

与霍布斯人利己本性出发相同,斯密则接受了曼德维尔的乐观主义,利己恰是人类进步的渊源,在人的利己中实现了社会利益的实现,而实现手段即是市场。斯密批评重商主义,主张经济自由主义。
及弗格森对商业伦理制度的分析,强调市民社会;柏克对法国大革命的批评等。柏克、斯密、休谟三人互相影响,交友甚密。
2016.1.26

五、自由主义时代

(一)、边沁的功利主义

18世纪的应该,工商业资产阶级要求与自由主义改革相联系,直接表现即为自由党,其前身为辉格党。最初的自由主义建立在自然法与自然权利基础上,自然秩序、自然法则为基础,而休谟的怀疑主义将之彻底毁灭,至18世纪自由主义发展需要,兴起了功利主义。
功利主义认为,道德原则建立于人的快乐与痛苦感觉,道德即带来快乐的,不道德即带来痛苦的行为,坚持效果原则、功利原则,与最大化原则。
但同时,边沁也有着民主主义、经济自由主义、人道主义与国际主义色彩。边沁创办了平民教育的伦敦大学,理念主张激进,而为人处世谦和,是颇为有趣的。边沁之后,经济上为曼彻斯特学派,法律上为奥斯丁分析法学体系。

(二)、密尔:功利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联姻

边沁形成了哲学激进主义派别,在维多利亚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密尔父子为其代表,小密尔尤其突出,正是密尔将自由主义与功利主义联姻。
密尔家学甚好,十七岁即成为激进主义后起之秀,二十多岁开始接受部分大陆哲学,他的学说代表了英国古典自由主义的终点。

(三)、新型自由主义:同时期对密尔的黑格尔哲学反思

19世纪,在哲学激进盛行时,政府责任也逐渐扩张,理论与现实的反差迫使思考,也即由密尔开始的古典自由主义向新型自由主义的转变(New liberalism,有别于20世纪70年代的Neo-liberalism)。具体为牛津唯心主义(唯心主义的自由主义),其英国代表如Green, Bosanquet, Bradley. 美国则为杜威。
对英国传统自由主义全面批评,以黑格尔哲学加以重新改造,社会有机体论对机械主义社会观的批评。用积极自由批评消极自由,自由是去实现目标的能力,其中含有道德因素、平等因素。
但黑格尔哲学的本质是国家主义的、唯心主义的,自由主义试图调和,但最终失败。

六、自由主义的衰落

一战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突起,自由主义衰落,苏联的成就与欧美经济危机加剧了自由主义的衰落,凯恩斯则是新型自由主义的延续,其本质依旧是自由主义者,为此时期的代表人物。2016.1.27;2016.10.16整理于群力。

第三章 自由主义的复兴

一、战后古典自由主义的复兴:哈耶克

哈耶克为战后自由主义复兴的代表,其一生奋斗所谓批判社会主义,以社会的性质、人类理性能力的局限性,主张对中央政府权力限制,及重申古典自由主义,试图为社会提供前进方向。
但休谟与康德的逻辑冲突构成了哈耶克思想的内在矛盾,他对于构建理性与演进理性的区分十分模糊,构建理性与反自由主义的联系也颇牵强,其本身理论也带有颇强的构建理性色彩。

二、冷战时期:三大运动

冷战时期,自由主义几次较大理论运动,极权主义批评、乌托邦主义批评,及去意识形态化。

(一)、极权主义批评

极权主义最初是墨索里尼描述意大利法西斯提出,尔后代表性著作如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弗里德曼希《极权主义专制与独裁》等。

(二)、乌托邦主义批评

乌托邦主义的批评,与保守主义渐渐趋同。塔尔蒙《极权主义民主的起源》沿袭了贡斯当,将极权主义民主与乌托邦主义相联系,政治救世主义。

(三)、意识形态的终结

将自由主义去意识形态化,强调经验主义与怀疑主义,与保守主义接近。

三、60年代罗尔斯《正义论》与社群主义的质疑

(一)、正义论:罗尔斯对功利主义的批评

功利主义在相当长时期内构成了英美自由主义哲学基础,二战后哈耶克批评构建理性主义必然会导致非自由主义,直至20世纪60年代,罗尔斯《正义论》出版,系统批评了功利主义与自由主义,批判功利主义的后果原则,忽视个人权利,由此的维护个人利益并不彻底。
罗尔斯的理论基础概念为原始状态与无知之幕,由此而陈述了正义(分配正义)的两条原则,也即平等自由原则与差别原则。

(二)、社群主义:桑代尔对正义论的批评

尔后社群主义开始批评罗尔斯。社群主义渊源于黑格尔传统,其代表桑代尔于1982年出版了《自由主义及其局限》,系统阐述并批评了罗尔斯的五条理论假设。首先是人的概念,个人是自由选择的主体;其次是非社会的个人,桑代尔批评其忽略了社会对个人的影响,是从非社会的个人作为建构起点;第三位普遍主义,批评其忽视文化特殊性;第四位主观主义,批评其否认了客观善恶标准;第五位国家中立概念。
罗尔斯予以回应,《政治自由主义》中申论,强调自有概念仅仅限定于政治层面,其于方法论上撤退,是从洛克宗教宽容发展为哲学宽容。

四、古典经济自由主义的复兴

战后经济学达成了三个共识,国家应该纠正市场失灵;国家应该实行社会福利;劳工组织作用。
至20世纪70年代,兴起了挑战战后共识的革命,保守主义革命(新右派革命),这一潮流也即新自由主义。代表如货币学派、产权理论及其新制度主义学派、人力资本理论及公共选择学派。

(一)、The Public Choice School

公共选择学派即是经济学帝国主义扩张,用经济学方法研究非市场,其假设为理性人。其学派内部分为两派。
一为first principle analysis,主张使用game theory与计量经济学方法研究,分析整个社会发展。
二为institutional public choice,其被新右派广为接受,研究不在于推理,而是描述西方政治运作,其认为经济人假设推至国家层面,国家在干预过程也会犯错误,且执行者会谋求私利。其代表如唐斯的民主制运作、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理论、卜坎南的寻租理论等。制度公共选择打破了国家神话。

(二)、新制度主义经济学

关心组织形式与制度设定对经济的影响。源于科斯的交易成本学派,至诺斯以产权结构研究经济增长,诺斯支持自由主义国家,并提倡有限高效职能的政府;乃及新制度主义对福利国家的分析,认为其渗透干预最终导致了低效及ungovernability。
此处可以参考周雪光《组织社会学十讲》一书,叙述更为细密。2016.10.15于群力。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原则(略)

一、个人主义原则
二、自由及其限度
三、平等的悖论
四、自由主义民主
五、自由主义国家

第五章 自由主义的批评者(略)

一、保守主义:梅斯特尔
二、国家主义:卡尔施密特
三、社群主义:桑代尔

结语 自由主义的价值及其局限(略)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