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_芥川龙之介短篇集

芥川龙之介. 世界十大中短篇小说家:芥川龙之介[M].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

前言

鬼才芥川对未来的恍惚的不安,恰是那个时代心理的特征。
我在火车归途中听了上海师大日语系《芥川龙之介》课的录音,于此小作整理,而完整笔记存于日记本中。讲座从江户、明治、大正的时代变迁,讲到夏目漱石的星期日聚会;从芥川自身所写的1915年《罗生门》、1916年隐藏着“脆弱的自我”成名小说《鼻子》;到1927年服药自杀;又及1994年大江健三郎领取芥川奖。

罗生门

芥川于此探讨了人的恶的本性,他的思想隐藏在晦暗,让人捉摸不清,又在寂静时,让人深思。

鼻子

此篇为芥川成名之作,人的矛盾,他人的看法,暗和了库利的镜中我理论。

“人的心中,自具两种矛盾的感情。见人不幸,无人不会不同情。然而,此不幸者,一旦摆脱困境,不知怎的,反让人觉得怅然若失。”

黄粱梦

黄粱一梦,梦醒是空?芥川借卢生之口,此中儒家之大励,慰我心忧。人生之得失、生死、有无,而无意义乎,生于此世,梦醒后亦可不卑于前世。

“惟因虚梦,犹需真活。彼梦会醒,此梦亦终有醒来之时。人生在世,要活的回首往事无愧于说:此生确曾活出个名堂。”

英雄之器

别国人之吾国史。先有常人之不解,英雄者,与天斗之人,而项羽成败委于天命,以为搪塞。末了,刘邦之口,“真乃一世之雄也!”乃芥川艺术至上之主义,李清照之语,“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如是言也。

蜘蛛之丝

是章感人性悲劣。

芥川于1919年写成此文,从书斋中看到人生,前期创作之总结,告别于恶俗的创作,孤独却充满期盼。人生一世,是期望——失望——期望,只是可惜芥川,1927年自杀身死,亦如太宰治。

舞会

借舞女讽刺社会.

“不,他不叫洛蒂,他叫于连 维奥。”

尾生之信

芥川等待女人、等待情人、等待艺术。

竹林中

七人供词,真假难辨。竹林中是谁杀了死者,他杀又或自杀,杀人者是妻子、强盗、樵夫,还是僧侣?人性之悲哀,淋漓尽致。窃国者侯,自古道义无一真,而小盗亦真雄,有田伯光之色。15.4.2。

“人生如朝露,性命似电光。”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