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_生育制度

费孝通. 乡土中国[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3.

派与汇(潘光旦)

本书实为种族绵延、家庭制度之书。自述自己属于生物学派,批评费孝通过于看重制度功能论,而忽视本能等因素。
进而谈及了派与汇,“派指思想的分歧,汇指思想的会聚,派是分析,汇是综合,派是家数,汇是集成。”社会思想分派的利弊,并最终希冀新汇为一新人文思想。

第八章 父母的权力

由Freud的恋母仇父心理切入,性的竞争导致了父子冲突。指出,父母代表了社会对个人进行社会化教育,将生物人转化为社会人,实际有违生物本性,而这种生物与社会的矛盾,即是施教与受教、亲子之间的矛盾。
父系社会中,父母实际是承担了社会代理人的角色,生理上父母会将子女视为自己的一部分,则会阻碍社会性抚育,因此社会渐而产生了双亲抚育,实际是社会、生理抚育的共同需要,严父慈母即是抚育的分工。而母系社会中,父亲因为豁免了社会性抚育角色,家庭团体不易成为自给性团体,母舅的出现便弥补了这一问题。在舅权社会中,恋姊仇舅,冲突也即被转移在家庭外。
继而论述了父系社会中的女性情结,费孝通指出,“婆媳冲突很可能是女性情结的社会根基。”女性情结不是养成在从父期间,而是从夫期间,新的权力关系介入等。
对于母系社会的女性情结则略过未谈。15.3.11

第九章 世代间的隔膜

本文初以烦恼为由,引出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这种矛盾让人产生了重生的愿望,而普通人没有信徒或自杀未死的独特经历,便为满足自己重生的愿望,借孩子来实现。孩子也即成为父母理想自我的重生机会。
客观上,这是父母,即社会于子女个人的控制,但也因此保证了抚育需要,一方面,这种放肆排解了父母的内心矛盾,一方面保障了子女成长的抚育保证,但这两方面也构成了亲子之间的冲突。
于共生和契洽一节,引述三位学者的观点,皆为推己及人,蚂蚁与蚜虫共生为例,“子方对于亲方最初是一种生理的联系,接着是一种共生的联系,最后才发生契洽的联系”而“没有子女的人是不会和父母达到全盘契洽关系,自己所没有的经验是无法推己及人的。”颇为契合发展心理学。
后面的论述也极为精彩,拍案叫绝。引述尼采“That will fly, flies at last.”父子之矛盾在于,父亲旧时标准与儿子新理想之间的冲突。而于今日社会变迁剧烈,文化并非固定绵延可以保存,亲子之情也终归抵挡不了变迁力量。
这也是生理断代与文明延续之间的本质中存在的裂痕,这也即是代际冲突不可消除的根本原因。

第十章 社会学的断乳

(一)家庭的暂时性与抚育功能

社会团体之寿命不同于有机体,新分子取代旧分子,为一超机体。学校多少是永久性的,认身份不认个人,结构超过了个人。
家庭之中亲属关系存在认人,一代代不绝,乃家(族)不绝,而其团体已经更迭,即家庭仍属暂时性团体,其存在是社会的需要,其功能主要为抚育,抚育之目的在于结束抚育,抚育功能结束,至个体死亡则家庭彻底终止结束。
这让我感慨,一切生命中孕育着死亡,一切死亡中孕育着生命。家庭三角有依赖之需要,而长久存留,三角的破裂正是三角生成时的目的,而家庭正是一切制度的基本更迭团体。

(二)社会性断乳的成年手术

以婴儿断母乳来成长,比喻青年离家打拼的残酷,谓之社会性断乳,此乃成长。
也因此,学校重要不在课本知识,而在于形成年轻人的集团,成年仪式目的在于一个境界向另一个境界的转变,使青年开始负责生活,乃社会动员干预家庭,促使家庭破裂,社会性断乳是不得不行,不直接的手术。现代社会中,精神病症日多,其一原因即是成年仪式于今日的衰微,心理无一明显转变,而分成了几个节日,于个人发展实际不利。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