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海南客居

一五年一月下旬至二月下旬,在海南省三亚市崖城区的旅居。其实〇九年、一二年、一七年、一八年、二〇年的冬日,我均在海南过冬,因次数太多,年份或有偏差了。所以黑龙江虽是我成长最久的地方,海南亦无妨累积有近一年了。但又不同于台湾或广东的求学时,要我融在当地社会里,在海南因随父母客居,仍因循着东北胃口与东北的生活习惯,对海南地方民俗其实知之甚少。补记于二〇年十一月,于广州。

15.1.30 亚龙湾

10点多前往三亚,12元每人,前往亚龙湾,7元每人,两年时间,亚龙湾多了一个海底世界。1点多见到晓冰。同她在亚龙湾、大东海的海滩坐了一下午,沙滩上有一个北京来的,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晓冰对小孩子的态度真好。6点多我们吃了一家四川海鲜排挡,不是很好吃,花费165元。同晓冰走路回到半岛蓝湾,9点多打车回家,25元。回家后吃了几颗莲雾,想起宝刷说她比较爱吃,我却觉得一般。杨桃还好,酸甜水多。
再来三亚,同好友逛街,觉得很舒服,晒太阳、吹海风、玩沙子。人生好时节。只可惜晓冰三月份要远行俄国,我也想出去,最想去英国的伦敦政经。

15.1.31 鹿回头

中午12点乘摩的20元去半岛蓝湾,第一次乘摩的,才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摩托车,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真的会激起男生的豪情。找到晓冰后,我们本打算去蜈支洲岛,查了一下3个小时,但要去大东海坐车,到那就3点了,5点闭门,无奈作罢。
我们随意走到了鹿回头,学生20元,成人45元,我忘带了学生证,好像落在崖城。观光车15元,上去的时候没有买,不觉得累,回来的时候却有些懊悔没买车票。鹿回头适合情人去,是个情山,远眺东海,景色极佳。若数三亚美景,依依不舍鹿回头。
继而又去了第一市场,自买海鲜加工,240元,我只花了70元加工费,其余却是冰冰请的。又,满记甜品里点了红豆西米露,17元。晚上坐公交送晓冰回家,她去国前最后一面了,离人便有些不舍。

15.2.1 买鱼

早上十点起床,回崖城。妈妈、舅妈及姥姥去了海鲜市场,买了一堆鱼,挺沉的。走到海月广场,应有站但未找到,到快解放路才坐上了车。

15.2.2 橄榄树

妈妈早上去崖城早市,鱼比三亚便宜很多。
一日无事,11点起床。看小说、吃水果,拉两次屎。发现缓存的小说没了,这里又没有网络,晚上7:30的时候看窗外,是不知名乐器的曲声。好像是三毛的流浪远方,世人谁不是寄宿此间,而死后亦不知魂归何处呢。不禁悲从心来,细细敲录拉萨的日子,对世事感悟,觉得又多了些东西。

15.2.3 东方市

与姥姥、妈妈乘看房车去东方市。车里大多是老头、老太太,精力充沛。去两个半小时,回三个小时,有些无聊。不过蹭了wifi,又下了几本小说,聊以安慰。东方市号称第三大市,离越南最近的城市,100多海里,但发展起来,恐怕仍需五年以上。

15.2.4 藏族史

梦见佛家三千世界,某世界成佛,震荡。地府世界,三千尺瀑布,跳下才可以进入。又转而学习文理,进入同一个班级,宋可欣。一日在家无事。

藏族起源,不可计数,间有二者或可一信。
其一曰,藏族乃猕猴与罗刹所生六猴,佛教谓六道有情,后渐衍化为庶民众生之始祖,学者以为,固乃农耕之民族与采集之民族之结合,为先进与落后之结合,或曰,为母系氏族至父系氏族之过度。其二者乃苯教卵生之说,学者以为此乃假于天竺,及至大食袄教,杂糅以本土传说,其内容略之不表,若有意趣,亦可自行查阅。尔后尚有西羌说,然饱经争议,鲜卑说,予几可断言为虚,及至南来之说,乃佛教谓藏人皆由天竺而生,其爱屋及乌之意盖难掩也。论其真实,已不可明晰,众说纷纭,然藏人之骨血,或可断言为多民族之混合也。
藏族之宗教,先有西方大食之琐罗亚斯德,衍为青藏之苯教,至松赞干布,佛教渐兴,尔后佛苯相征,至近代,佛教已一家而独大矣,有红白花黄四大流派,其中格鲁势大。
观藏族之历史,盖因其地理之独特,进可并吞天下,退可独守高原。盖其西南二处,以山为障,而北有大漠,至于东之汉唐,华夏常以之为中外之缓冲,其发展也亦乎独立自由也。然以之可辖东西南北之商路,又实为兵家必争之要冲,于汉人而言,其中羌塘尤重,若控之,则可断蒙藏之联。如是则东有华夏,西有雅利安之米底,更西之大食,南有天竺,北有蒙古,群雄逐鹿之也。
今人张金奎尝曰:“青藏实汇小亚细亚古之东西文明。”细思之,青藏文明,盖其初乃游牧之定居,以华夏古羌为主,尔后青藏假之以独特地理,纳百川中外之菁华,融古及今,乃成其独特之风貌,雄浑而细腻,深邃且坚韧,其大地之上,上古之史诗不可计数,其间苍劲豪迈者,繁若星辰。 21:45 于海南崖州

15.2.5 崖城市场的变化

梦见董卓,给我抢了个iphone6 plus,待我义重,犹豫是否助他。下午去了崖城市场,与以前确有不同了。

15.2.6 飞天

做梦。穿校服、飞天,在想鼻子接吻会不会撞到一起。

15.2.7 机甲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又做梦,体修穿了一个机甲,真是莫名其妙。

15.2.8

父亲和舅舅来了崖城。

15.2.9 想写本小说

想写本小说,女角之于男角必有一个独特称呼,男主必有坚韧不拔的志向,此志向或大或小,必一波三折,此为冲突。

15.2.10 崖城网吧

自己去崖城网吧下载东西。

15.2.11

姐姐和舅妈从深圳来了崖城。

15.2.12 海口

14:55 坐高铁去海口,骑楼小吃街,夜晚的骑楼老街。

15.2.13 海口的入世感

早上八点出门,先到了老省政府取回哈尔滨的火车票。去五公祠,胡铨、李纲、李光、李德裕等。海南第一楼,文化重镇。
后乘大巴至世纪大桥,海甸岛、海南大学。又至钟楼,至骑楼老街,奇人繁多,一个自称也是哈尔滨的卖粘胶的中年男人,口若悬河,适合相声。街头一连串卖年货的,很像小时候和哈尔滨老道外那面卖糖果的街摊。以及,我再次在工行门口蹭wifi。
海口给人的感觉,用妈妈的话是“随意性”。大街上穿羽绒服的人可以脚穿拖鞋,有穿靴子的人、穿貂皮的人、短裤的人,千奇百怪,却和谐共处。
假期至日前为止,我经历了出世与入世,西藏无疑是出世的,而海口的骑楼无疑是入世的。我们在美兰机场里乘动车到了万宁,住在万宁南国超市旁,夜宵又尝了蟹粥和酸粉。

15.2.14 万宁、兴隆

早上九点出门,乘小巴到兴隆。做小巴车去了植物园,见到见血封喉树、龙血树(不老松,600余年),乃及恐龙时代的一棵树。出来后到温泉山庄,爸妈本来想住在这里,后来作罢。在镇边吃了东北家常菜,溜肉段、水煮肉片和米饭。兴隆市场故地重游,买了几袋果干,当年店铺仍在,只是记不清楚人是不是换了。坐大巴至万宁50分种,乘动车回三亚33.5元,打车130元回崖城。11点洗澡,2点被舟舟以情人节名义打电话15分钟。
另,晚上看到《倚天屠龙记》里有这样一段话,范逸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赵敏道:“我偏要勉强。”太爱这句,我偏要勉强。

15.2.15 南山寺的赎罪券

11点多乘大巴去南山寺。寺里建了很多新的建筑雕塑,观音像依旧宏伟,这次可以到佛像脚下了,至佛像的海上之路建好了。南海很清,沙滩很软,很舒服。只是捐钱塑金身像可摆脱劳厄之谈,太像1517利奥十世兜售赎罪券。
晚上打电话叫车50元回家,吃饭一家子讨论无聊话题,姐姐终归有些太现实,而我可能太理想。

15.2.16 古龙的小说

一日在家,古龙的小说真有意思。
另,看甘肃的十佳企业。感觉成功的企业是建立一个核心企业,逐步扩大为多元领域,旧有企业多为实业起家,而今日不然,郭敬明文化出版社,韩寒、腾讯工厂等等。

15.2.19 崖州湾

去崖州湾,此次和上次变化颇大,人多了很多。

15.2.20 凤凰镇

和姐姐两个人中午出发,乘大巴去南山寺转乘至凤凰镇。珍珠博物馆、三个清真寺,凤凰镇有回民村,伊斯兰。感受了大富人家,四层豪宅与旁边一层破败房屋的对比冲击。
回来时因为人少,最后只有我和姐姐,相当于包车回来,也因此司机索性不按原路,直接上了高速。到南山寺下车与二姨夫一家等又去了崖州湾。

15.2.21 海棠湾

去海棠湾附近的酒店考察,但未看到海。

15.2.22 南滨农场

本打算去兴隆,早上八点洗澡,二姨夫生病歇一天,便在家待了一日,和姐姐去南滨农场买了些点心。

15.2.23 石梅湾 雾都孤儿

和姐姐、二姨等去兴隆、奥特莱斯、石梅湾,海水很清澈,景色很美。
晚上看了《雾都孤儿》电影,从最初对剧中恶人的愤恨,到剧尾的悲怜,奥利弗 Oliver,这个可怜又可幸的孤儿。底层小市民的,更确切为底层小偷等社会上耻笑的人的可悲、可恨、可怜。最后比利失足吊死,小偷团伙老大狱中大哭,无一不是人生的戏剧。

15.2.24

中午起床,姐姐一家去海口,明天他们回哈尔滨。我在家待了一天。

15.2.25

家中一日,在海南最后一天在家。

15.2.26 海口火车

早上七点起床洗澡,二姨送至迎宾路,乘出租车到火车站,动车到海口。动车下车后出站左手边,走不远过道有一家很好吃的店,3人40多吃饱,麻婆豆腐和芥菜肉丝,3碗半米饭。
打车80元到海口站,路过假日海滩,买了一个9元的菠萝蜜(3元一斤),5点多乘火车。同行一个同大一的,唐山煤炭医学院的男生,七台河人。

15.2.27 九江

早上五点多被吵醒,但不久又睡了过去,错过佛山和广州。在火车上听上海外国语的芥川龙之介公开课,又看了会高数。
于吉安、向塘、南昌、九江下车,19:36了。九江的夜色很美,窗外灯火点点,仔细看是火车下大江东去,过了几个大江,九江之名,确乎真的是九条大江,甚或只是一个虚数,无数细流汇聚之处,只是远远打眼,便喜欢了九江,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过来看看。12点过了横川。

15.2.28 回家

回到哈尔滨晚了三个小时。哈尔滨在下雪,到家已是十点半了。月是故乡明。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