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呼伦贝尔旅记

去呼伦贝尔的海拉尔、满洲里还是去年7月份,印象清晰。整理旅行日记的打算已有多时,但一直拖沓,今天有些闲暇,终于决定整理一下,聊寄日后回忆。15.8.27 11:05于哈尔滨。

14.7.7 前往内蒙

临近夜晚,写这篇日记,已是从内蒙回到哈尔滨。可坐在电脑前,仍有着不真实的错觉,仿佛我身仍在内蒙。韩寒在大约在我这个年纪,离开父母,坐上一列开往未知的火车。我不如韩寒独身一人,与我同行还有思鹏。但内蒙之所以让我错觉,大概在于内蒙是我第一次离家的目的地,又为之坐了一宿的火车。
7月7日晚上6点左右登上火车时,突然莫名的喜爱上了这种驶向异地的感觉,一种期待与彷徨从心底上泛。我常爱把青春比作火车,出发便只顾风雨兼程,青春坐在我的火车里,驶向了海拉尔。我在日记中这样写着:“窗外被分成三份,最上面的是阴云,中间白天,地上则是一片鱼塘,火车有些颠簸。”没有父母而离家坐上火车的人绝难体会,当轰轰的火车开始在祖国的大地上奔腾,看窗外呼啸而去的风景,男生的心中总会涌起道不明的豪情。8:30火车到了大庆,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我觉得火车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只要你不问,你就永远不知道你对面的人来自哪里,要去往哪里。望着同行的思鹏,听着旁边听不懂的方言,五湖四海在一个车厢里相聚,昏暗的灯光,颠簸的车厢,青春便像风一样的自由,在黑夜里驰骋。
火车上似乎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当新鲜感逐渐消失,便大多无聊。火车里空调打的很猛,腿伤在空调刺激下,也微微发痒。熄灯后,身边的大妈便开始打鼾,鼾声滚滚,自然一夜精神欠佳,4:47终于再难忍受,翻身起床,窗外已是无垠草原,间杂着些起伏的低山,思鹏仍在上铺,一夜,已是近了海拉尔。

14.7.8 呼伦湖

到站后,和接站的导游碰面后便坐上了开往呼伦湖大巴。
公路边永远是无尽的草地,如果失去了这公路,该如何辨认方向,又或者,在草原里,方向本就失去了意义。后来听人说,草原里,方向全靠敖包,因为蒙古敖包永远指向南方。我却又在想,敖包未立,先民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跋涉在这草原。若是从空中俯瞰,大巴疾驰的马路当是在草原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虽带动了旅游发展,也消了些草原的悲凉雄浑,却不知是幸是悲,奈何时间有限,无缘真正草原。
大巴急行呼伦湖,印象只是浩大。大到不能置信内陆竟会有如此大泽,一眼无边,却是不得不感慨造物神奇。湖风微微发腥,无端想起大海。设施简陋,却平添蒙古的古朴气势。去时风很大,不得不翻出长袖,又套了件皮肤衫,才将将挡住大风,感觉和哈尔滨的秋天类似。当坐上游船驶向湖心,风吹浪急,大浪拍船,船身摇晃。套件救生衣,爬上船顶,看湖欧低飞,看波涛拍浪,看天水相交。去的两天里最爱呼伦湖,呼伦湖的感觉像禅,很难描摹。
离开呼伦湖,前往41界碑,中俄蒙三国交接处。风雨更大,几个士兵,但国界被开发成旅游点,终究觉得有些别扭。之后又去了套娃广场,略微无聊,大抵是在哈尔滨见识了太多套娃,已是少了南人对这些东西的新鲜。
下午抵达满洲里的边境小城,横街5条,一二三四五道街。竖街则有幸福街,海关街等。棋盘式格局,可是终归路痴,险些迷路。因为是边境缘故,街上很多的俄人,当地小贩也能操一口简单俄语。商店牌子俄蒙汉三语。听人说,满洲里特殊在于,很多高校俄语大学生来到这里,却不如当地小贩的口语,想来俄语也有诸多方言,千奇百怪。
安顿好旅店后,和思鹏慢慢的走在马路边上。我自小爱奶香味道,便买了些奶酪。又在街边找到一家米粉,虽然在内蒙吃米粉有些俏皮,但烤羊实在囊中羞涩。不过也是米粉,稍加领略了满洲里的豪情。点菜的时候,姑娘问我“要不要辣”,自然微辣,尔后一片红汤,碗也很大。后来又来了三个男人坐邻桌,点了一碗,我和思鹏不明风俗,一人一碗,剩了很多便已很饱,也不怪邻桌不时用怪异的眼神看看我们。
满洲里的天黑的很晚,大概九点左右才慢慢黑下,我们也从迷路中走回了宾馆,一身疲惫,当地夜景很美,可惜宾馆不靠大路,无缘亲眼看到,只是第二天听晚归的同行人道起。在满洲里的宾馆里,恰好赶上世界杯的半决赛,德国对巴西。思鹏设了4:00的闹钟,我被他弹醒,但迷迷糊糊也只是听了遍世界杯,思鹏总是激动的大喊:“又进球了。”

14.7.9 大觉禅寺 草原马

(一)

早上7:30用过早餐后,乘车前往大觉禅寺,来的时间恰好再过几日便到了观世音的生辰。而小雨淅淅,对牧区来说,带来雨水的都是尊贵客人。想来我也可以恬不知耻的自诩尊贵。
大觉禅寺属于藏传佛教中大乘佛教的寺院。只是有些奇怪,许愿时念金刚经的和尚,许愿后一一给人赠语,唯独到我,看了一眼,一句未说,却也合了我心。我不大喜欢这个和尚,谈吐模糊,属龙金命之类,又劝人说话斟酌,说不下去便天机不可泄露,背书的能力一流,却是可惜了好好的佛寺。
主殿的佛像拜了拜便离开,到底是佛教里,我独爱地藏。“地狱不空,誓不成佛。”颇像张载的“为万世开太平。”可惜地藏侧殿,无人打扫,远比不上主殿金碧辉煌,拜了三拜地藏,许了个愿景。觉这佛寺有些生硬。思鹏多少对宗教有些反感,我有些兴趣,也多怀着“敬鬼神远之”的态度,到底是信仰儒家现世多于佛道来生,无心再看,便回了车上。

(二)

离开寺院,乘车前往草原,具体的地名已是记不清了,蒙古的地名都很像,只时记得,是个大草原,如此而已,那名字大概也不重要了。草原无疑是广袤的,千百年间,这片大地上,只有牛羊,蓝天,绿草,代代不息。牧民逐水草而居,风调雨顺时,牧民感恩上苍,干旱缺水时,牧民与天地相斗。骑马时,马匹一颠一颠间,身子也起起伏伏,骑马无疑使属于男人的运动,当马头昂起,达达的马蹄声,扑面一股子独属草原的苍劲,让人跪伏。
只是遗憾我们所到之处,终归算不上真正草原。有些蒙古汉子,穿着蒙袍,但嬉笑间总是有些市侩。而我骑的马,也不像想象,马匹是被极度驯服,而失了野性的马。商业终究侵袭了草原,大概也是商业侵袭,我得以有骑马的机会。可是多少有些挂念,宁不骑马,许草原依旧。颇和当地导游所说的:“你们外地人把草原想的有多美好,看了真正的草原便有多失望。”
草原除了几条公路,依旧是广袤的看不到边际,算不算上失望,只是抱些遗憾。自由总是相对的,同城里被人饲养玩弄的马比,草原的马是自由的,同城里看惯了钢筋混凝土的人比,这些市侩了的牧民终究仍有着草原人的脾气。生无绝对之自由,一向只是相对而言,无疑再市侩的草原,也的确比城市给人更多的安静祥和。但我始终相信,在我没去的草原深处,仍旧有着苍凉的草原,面朝天地的牧民,一直游走的草原狼,就像桃源不知道是否有人去过,但一直流传着的传说,便已足以给人慰藉。

(三)

下午到达成吉思汗广场,看了看据说从蒙古国运回的圣石,当我们绕石头转圈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当地人有些看热闹的眼神,大概笑外来旅客的新鲜。之后在博物馆看了看化石,没有太多的乐趣。
拿到票,12点发车,便就着一碗火车站旁的面吃了几口,在火车站边四处看看。火车站边有处天桥,过了天桥就是个菜市场,当地的水果略贵,想来也是运费的缘故,也是赶上了下班时间,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小街小巷走的多了,风实在很大很硬,便进了火车站,站里有个德克士,等待的时间用来看书过得最为愉快,思鹏看了半本狼图腾,我则看了半本史铁生的地坛。
踏上归来的火车,海拉尔的最后印象是一片漆黑中的一点路灯。灯光就像黑暗中的希望,即便这个城市小的不能再小,也足以给我很多感悟与慰藉。旅行对我的意义,大概在此。史铁生把人生比作是一场旅行,无端的被抛到这个世上,一直在走,走了很远的路,终归也要回家,回到死亡是迟早的事,但这并不意味生命无意义,生命的意义或许就在沿途风景。所以一觉醒来,已是回到龙江,稍微清醒些,已过了齐齐哈尔。道一声再见呼伦,再见海拉尔,足矣。2014.7.10于哈尔滨。

------ End of this article ------

Copyright Notice 版权声明

Yuteng Yan by Yuteng 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闫誉腾创作并维护的Yuteng Yan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Yuteng Yan 博客(http://yanyuteng.github.io),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